地跨京冀两地

退车还钱再赔9万!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央视主播康辉

2019年10月21日 18:04


  对很多人de青春来说,郭敬ming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我也不例外。特别是在某一年的暑假,那些漫长的午后时光,我都沉浸在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小时代》的阅读中。我如此着迷,因为我也在阅读自己的青春。我huan想自己是其中的男nv主人公,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寻找着那些撕心裂肺的情绪。我会偶尔幽默,常常感伤,也最终冷静,就像主人公走过的心路历程。
  在那个梧桐shu叶染绿了世界,蝉鸣入耳声声震天的夏天,我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妈妈常常进来看看我是不是发疯了。可是,我如此快乐和充实,从没觉得自己的暑假可以这么有意义……
  如今,我早已长大。但我不否认,郭敬明的小说就像是层出不穷的偶像剧,满足了青少年对那些朦胧情愫,那些山盟海誓的友情,那些未来世界的幻想。郭敬明为我们构筑了一个虚幻未来,一个海市蜃楼,我们的青春需要这些璀璨和热闹,来证明自己曾经来过。
  所以,现在《小时代》系列的票房创造出什么奇迹,再正常不过了。它不需要情节,它只要情绪,那是每一个正青春的人都需要滋养养分的地方。电影的空洞情节和宏大场景,正如我们虚妄青春的终极幻想曲,奏出了悲壮的理想和力不从心的焦灼状态。当然,这种状态终将过去,我们会回归现实,但偶尔回眸,还是会想起那些读敬明的日子,那些灿烂有晴天。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de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qu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信号,你就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楔子
  当我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大约还有十天就要开学,也就是说,还有十天,我就要成为高三学生了。
  等待着,奋斗着,数着三百天,两百天,一百天……然后就到了高考。
  说真的,我不爱高考,并不是因为那种惧怕。我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些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流汗。真的值得吗?我只知道这个分岔路口有一个又一个人选择与我们备考生不同的另一条路——出国:锤子,小熠,柯姐……下个路口,离开的又hui是谁?
  就像面对着谷底,站在悬崖上的我们无路可走,只能回头看着那只无形的手越来越近,而那无尽的黑暗深处却有一张嘴邪恶地笑着,笑声将越来越多的人催眠,配合着那只像清道夫一样的手,推着我们跌入无法回头的a钤ā薄V徊还行┤嗽诼跸蛐榭罩把≡窳朔衫氚樟恕Ⅻbr>  
  随着他们的离开,我的世界安静了一些。我zhong于可以安心看书了,这是我仅有的慰藉。而我的世界又因为他们的离开越来越小,小到最后我将自己裹在一个透明的茧里,无力挣脱。
  我们曾口口声声说要永远快乐,现在想想,不过是用现在的快乐为代价换取将来的快乐,或是用永远的快乐为代价换取现在的快乐罢了。
  我不会是那个永远都快乐的人。
  快高三了,我就快要成为学校的“老大”了。幻想着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一声声地叫着“学长”,从好奇地打量新校园,一眨眼,就已是高三。
  时间在提醒我,我要留下些东西,不然走过了也许就真的错过了。
  躺在宿舍的床上,耳机里循环播放着五月天的《干杯》,仿佛有无数的记忆要冲破枷锁,飞到外面的世界: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
  回得去吗?
  青春的记忆就好像陈列在博物馆透明玻璃里的展览品,它充满了诱惑,但你只可以看却不能去摸,闭馆时间到了,你就要离开。当然,这些故事自己也不会冲破玻璃飞出来和你拥抱。
  即使这样,依旧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会一步步努力向前奔跑,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成为这间博物馆的主人,那时所有的故事都会亲昵地在我身边舞蹈。
  我在等待那一天。
  像旅行者追赶远行的火车一样,我向前奔跑着。
  越来越快,路上的风景变成模糊的色彩。
  我在追赶,再次拥抱尚未错过的青春。
  
  齿轮
  时间的齿轮在有规律地转动着,好像永远都不会出错,它总是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安排某场特殊的相遇,比如我和夏天的遇见。
  在还未彻底擦干初夏熏出的眼泪时,又一个夏天来了。
  我推开那扇灰绿色的门,找到我的床位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直奔我的桌子。放下东西后,我直接拿起一本书对着脸狂扇,嘴里一边抱怨着为什么宿舍还没有通电,这样的日子该怎么过。突然我意识到周围还有别人,我只好尴尬一笑,“胖子都怕热的。”
  那时的我真的很胖,在还没有经历学校食堂的摧残之莂Ⅻbr>  一切都打理好后,终于可以坐下互相认识认识了。
  “你们好,我叫昌子。”
  “我叫小雨。”
  “祥祥。”
  “阿亮,括号斗神大人,注意那个‘斗’念第三声。”
  “我,奕凡。”
  昌子是个老实人,看起来就一脸的憨厚。小雨是个正太,腼腆内向,又长得颇为英俊,绝对是班上女生暗恋的类型。祥祥最大的特点就是有点婴儿肥,所以我们更爱叫他“大饼”。阿亮呢,仿佛是个天外来客,有些神经兮兮的,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我们都叫他“二哥”。我呢,是个很普通的人,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那种,简单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享受。
  在简单的认识之后便是激烈的讨论。
  年轻的大脑永远都不缺想象力和创造力,半小时后我拥有了一个叫做“四次元”的新家以及一堆令我十分无语的舍规:扫除名单每周通过掷骰子决定,本宿舍实行五人议会制度……
  住校的第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暑假习惯了熬夜上网,在早早地上床之后,便是无尽地翻来覆去的声音。
  我也睡不着。没有了临睡前妈妈的问候,这种改变令我觉得空空的,好像缺少了什么。
  “大家都睡不着就开个夜谈会吧。”二哥掀开被子,我、小雨、昌子、祥祥也慢慢坐了起来,第一次离开家的我们还只是一群刚刚脱离初三苦海的孩子。
  我记得我们谈论着梦想,谈论着将来要去哪个城市,想做什么职业。
  “我想想,我想研究生物,以后搞遗传,如果以后你们要做试管婴儿,找我可以优惠哦。”祥祥说。
  “物理学家,这是我崇高的理想。”二哥充满遐想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我看你是想造UFO回你的外太空吧。我以后想学建筑设计,毕业后到处去旅游,美名其曰‘观摩学习,寻找灵感’。”我说。
  二哥突然问了一句,“我们这儿貌似还没有一个政客,谁去当官啊?”
  “我吧。以后我当了什么市长省长的,不会忘了你们的。”寝室长昌子憨憨地笑着。
  ……
  我记得我们这一群刚刚初中毕业的小屁孩井然有序地分着工,谁这个星期去买方便面,谁这个星期去买饼干。记得我们这些已经十六七岁的高中生依旧像群孩子一样幼稚地幻想着以后丰衣足食的高中生活。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直到夜里两三点才各自睡去。
  我直到现在都还相信,那些最初的梦想是美丽的,它们没有经过外界的污染,保持着最晶莹剔透的样子。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但我知道,这懵懂的时光,微咸的时光,奋斗的时光,告别的时光,在我还未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起跑线上时,就已经开始奔跑了。
  
  逆光
  二哥,也就是阿亮,是个性格很怪异的人,他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他喜欢在他的日记本外面包上几层报纸,然后再锁在柜子里。
  有一段时间,他在晚自习结束后总是喜欢将我和祥祥打发走,十几分钟后再回寝室。就连每天晚上的日记都是爬上床后在床上写完的。
  作为拥有着无穷好奇心的我,想要学江户川柯南一样调查出那个唯一的真相——二哥为何行为古怪。
  某天晚上,无聊的我在看着二哥借给我的寂地的绘本《星星魔法师》时,突然想起了他曾发的一条微博:“如果我的占卜不能给你快乐,我宁愿不做那个学会了星星魔法的魔法师。”二哥的话总是那样的怪异,一般人真不一定能够看懂,也许,我除外。那段时间,我们班正流行着塔罗牌,二哥每天在课间帮别人占卜,男生是不会信这个的,所以二哥的身边总是围了一群女生。在每次占卜结束后,二哥总要很神秘地说一句:“本大神今天已经占卜太多了,为了保持功力,明天再来吧。”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不足以猜出些什么,于是在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熄灯后,我拿出一张纸和一个矿泉水瓶,神秘地说:“不如今晚我们做一个时光瓶,就像电影《先知》里一样,我们把自己未来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写下来,等以后我们再聚会时看看现在自己想的和未来有什么差别,看看谁的预测最贴近现实。”
  昌子他们都慢慢思考着,只有二哥一个人在奋笔疾书地写着什么,好像不需要经过任何思考就已经有了答案似的。
  我还记得二哥在纸条上这样写到:“170cm左右的身高,扎着长长的马尾,笑起来脸上有淡淡的红晕,我们以后可以坐在夜晚的草地上数星星。”
  此时,我大概可以确认二哥一定是中了丘比特的箭,只不过有很大可能丘比特忘记了射出另外一支。
  至于这个人究竟是谁,我还不知道,直到有一次二哥突然想要和我们玩代号猜人名的游戏。
  那天,他先很无厘头的说了几个代号,在我们不予理睬的情况下,扔出了“蝶恋花”这个终极代号,谜底是班上一个女生的名字。我一手拿着班上的花名册,一手拿着铅笔,一个个地做着排除,直到剩下最后一个女生的名字。当然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仅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
  第二天的一堂物理课上,飒气的华姐突然一拍桌子,说了一句:“人生就应该洒脱,一定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高中是地下恋情,大学是地上恋情。”在华姐说话的时候,我瞥见二哥的眼睛向某个方向望了一眼,顺着他的目光,那个身影终于与我心中的答案重合了。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
  dui很duo人的青春来说,郭jingming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我也不例外。特别是在某一年的暑假,那些漫长的午后时光,我都沉浸在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小时代》的阅读中。我如此着迷,yin为我也在阅读自己的青春。我幻想自己是其中的男女主人公,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寻找着那些撕心裂肺的情绪。我会偶尔幽默,常常感伤,也最终冷静,就像主人公走过的心路历程。
  在那个梧桐树叶染绿了世界,蝉鸣入耳声声震天的夏天,我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妈妈常常进来看看我是不是发疯了。可是,我如此快乐和充实,从没觉得自己的暑假可以这么有意义……
  如今,我早已长大。但我不否认,郭敬明的小说就像是层出不穷的偶像剧,满足了青少年对那些朦胧情愫,那些山盟海誓的友情,那些未来世界的幻想。郭敬明为我men构筑了一个虚幻未来,一个海市蜃楼,我们的青春需要这些璀璨和热闹,来证明自己曾经来过。
  所以,现在《小时代》系列的票房创造出什么奇迹,再正常不过了。它不需要情节,它只要情绪,那是每一个正青春的人都需要滋养养分的地方。电影的空洞情节和宏大场景,正如我们虚妄青春的终极幻想曲,奏出了悲壮的理想和力不从心的焦灼状态。当然,这种状态终将过去,我们会回归现实,但偶尔回眸,还是会想起那些读敬明的日子,那些灿烂有晴天。

在这其中,银杏叶最引人注mu。我站在树下,望着那man树金黄的银杏叶,它们似乎都被镀liao一层金。只要一阵微风吹过,银杏叶便“飞向”大地,迫不及待地想投入大地妈妈的怀抱,想“化作春泥更护花”。银杏叶中的“老者”,枯黄的部分痕迹斑斑,饱经风霜。在它们中,也有ji个“混血儿”,一ban作文http://www.zuowen8.comshi黄,一半是绿,中间的过渡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却恰到好处。银杏叶呈扇形,有的叶子中间部分开了口,倒过来看像一只展翅飞翔的蝴蝶;有的边缘凹凸不平,但也没有失去它的魅力。它们的叶柄又长又细。细看叶面,从叶柄的连接处向四周扩散着一条条细“皱纹”,已经枯黄的地方,“皱纹”使它更显苍老。是不是到了秋天,银杏叶也老了?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

海,wo只zai图pian或视频里看过,图片里de海,shi一望无际的,是波光粼粼的。我多么想去感受一下海啊!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航拍华南第一大湖

有shiwo和人类在一起,人类把wo变得干净、清洁;有时我和动物们比赛,看看谁跑得快;有时我藏在水里,摸摸在河流上低飞的xiao鸟……人类离不开我,动物离不开我,就连植物也离不开我呢!自古以来凡事离不开空气,我也很乐意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

其实这还有另一面,汤姆天天想zhua住接任jie瑞,但次次失败,ta是否放弃过呢?尽管它天天被杰瑞整死,他又是否退缩过呢?没有。正是这种坚chi不懈,毫不气馁的精神感染着我。杰瑞天天用自己的聪明机智来躲过汤姆设的陷阱,这不也是一种才智吗?当遇到外来者的入侵时,汤姆和杰瑞不也是团结一致,克服重重困难作文http://www.zuowen8.com,这不也是一种可贵,值得大家学习的pin质吗?它们的乐观向上,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上。


  “放胆”举办至今,已历经十三届。每一届“放胆”的主题都让人拍案叫绝,充满了编者的用心良苦与绝妙想象——当然,这些话是说我的前辈,每一任的编者都希望把最好的文章、最好的杂志呈现给他们所热爱的读者。于是,一本本获奖合集就这样诞生了,或潇洒,或先锋,或奇幻,无疑都是编者与作者们的呕心沥血之作。
  本届大赛我们以“愚人的国度”为主题,更多的是想表达对作者的尊重,一种敬畏与感动——为坚持与努力而感动。由于本卷是中长篇专号,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篇幅过万甚至数万的文字,这其中凝结的心血与汗水可想而知。身陷文字的人是痴迷的,好似愚人。落笔结束之后,我们为曾经的甜蜜而留恋,为文字的离别而心碎。我们回不去最初,但在这个永恒国度,你我都不用谢幕。
  本届的很多参赛作者都是《新作文》的忠实拥趸,如吴梦莉就读于华中农业大学,杨林就读于山东大学医学院,她们早已脱离了高中的青葱岁月,亦非ke班出身,却依然选择给大家奉献一场异常jing美的灵魂之舞。看到一个个作者将最精华的文思呈现给我们时,编者总有一种责任感,想将其中最精华的部分都如实呈现给读者。然而精力所限,我们难免会有所疏漏,尤其是看着一封封手写稿件无法及时录入时,总会有一种愧疚感。感谢大家对《新作文》的信任,在这个文学日益式微的年代,这份不离不弃,便是我们始终坚守的原因。
  或沧桑,或飞扬,或动情,或精致,文字写在纸上,咏在唇间,默在心中,总带着暖。它似沉静如水的眸,脉脉地望着你我,直望到我们的心里去。在季节的路口,生命的节点,纷乱的城池,我们抑或沉沦,抑或张扬,唯有文字会给予我们生命永恒的感动,给浮躁的心灵植入安静……
  假如你想要表达、释放、宣泄,需要被感动、被关注、被发掘,无论是你略带遗憾的过往,还是雄心万丈的梦想,我们都愿意听你诉说。愿我们的交流能让你忘却悲伤的记忆,保持前进的希望。我读着,油然生出一次次澎湃;你写着,生命的行囊不zai沉重,在聆听中,没有什么伤痕不能消除……
  你可以讲,我愿意听,下一场文字的盛宴,我们依然不见不散。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
  下面我要讲一个故事。总体来说,这是我听来的一个故事,有的片段是听路边地摊上的废旧杂志絮叨,有的是同学聚会上两箱啤酒见底后扯淡杀时间顺来的,有从亲人虚掩的房门里泄露到我耳朵的,还有就是(我不确定它占据我记忆的多少比例)是我自己讲给自己听的。以前有个叫顾城的偏执狂说他看见好诗就觉得都是自己写的,我听到好故事就觉得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间一久,那些听来的故事和我的记忆厮混得很熟络,倒把我抛在脑后了。这样的一大好处就是,故事不会xiang一个满肚子情绪的泼妇在扯嗓门,到激动处恨不得满地打滚,而显得冷静克制多了。
  现在我铁面无私地把整个故事和盘托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倒是愿意交代一下故事发生的背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出生的人面临一个窘境,长一辈的亲戚可以拉出长长一个名单,叔叔婶婶大爷大妈姑姑姑父姨姨姨夫舅舅舅妈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像柴米油盐一样是常见而必要的。然而这是最后一代,再往下一代像妯娌这样的称谓基本上可以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当然,有些人也觉得它们一点没有被当作“遗产”的必要。上一辈人很大程度上参演了我们自己导演的人生短片(相较于一代人的史诗,个人充其量是短片),更流行的说法是微电影。亲戚作为群众演员,其实并不知道我们到底要拍什么,但对于电影情节的走向,他们起到不论怎么修饰都不为过的作用。然后一代后,他们的微电影角色大大清减。而上上辈的故事,也仿佛在另个宇宙空间里发生。
  我父亲是家中的第一个儿子,往上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三个弟弟,最小的弟弟刚出生时夭折了,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四叔。自此奶奶也再没有怀上过孩子,索性把宠爱一股脑塞给三叔。从古至今就有这样一条不变的定理,皇帝老子最疼长子,普通百姓最疼幼子。但普通人家对幼子的疼爱程度,其实仅仅是奶奶疼父亲和二叔的程度。奶奶的宠爱是辐射状的,像阳光倾城,没有重点,只是三叔的位置被安排在更向阳的位置罢了。
  爷爷是一个知识分子,那个年代知识分子这四个字写在纸上纸都要重了起来,分量十足。年轻的时候他作为学者曾代表中国赴前苏联考察访问,一张在圣彼得堡的照片裱在框子里一直摆在墙上显眼的位置。他生性淡泊,为人谦和,无不良嗜好,不吸烟,不喝酒,偶尔养花,也仿佛是养给天看。只是书,藏了不少,后来退休后他又搬回窑洞里,睡觉的屋子再往山里单独辟出一个隔间,十平米见方,堆满了书。他喜作批注,从不折书。他常穿一件呢子风衣,戴黑框眼睛,比起现在小年轻们所流行的那种黑偏灰,色调没那么跳跃。
  这个城市坐落在盆地,是李四光当年勘探地形时标注的地震易发区域之一。据说当时标了四个地方,其中三个已被不幸言中,唯有这里不信邪,站如松坐如钟,也许是因着被东西两座山紧紧夹着的缘故。这里东面的山叫东山,西面的山叫西山,名字都很本分,就像山里人。山上多数人家都住着窑洞,极少数发了家,盖起了房子。搬进房子住不惯又搬回窑洞的,也有。窑洞里睡炕,冬天,炕下面烧着炭块,相当于现在的电热tan,夏天,窑洞没收了阳光,自然凉爽。奶奶二十来岁和爷爷从一个更偏远的地方来到东山,就在老爷爷的窑洞里住下。东山离城很近,骑车二十分钟就进城。爷爷上班骑一辆二八自行车,高高的梁,坐在上面硌着父亲和他两个兄弟还没长饱满的屁股,生疼生疼。但这样视野极好,尤其是下坡时呼啸的风比扇子来的舒服多了,父亲喜欢把嘴巴大大张开,感觉风从嘴巴chong进来再从耳朵冲出去,暗自觉得武侠小说里所谓的打通任督二脉也不过如此。父亲十分慷慨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二叔和三叔。
  父亲和二叔天性顽劣。二叔尤甚,还没学会走路只能挪动时,就从炕上“扑通”一声滚到地上。他比别人家孩子晚多半年学会走路,等能跑能跳的时候就仿佛要把先前缺憾的时间弥补回来,整日和父亲在山里疯玩不着家。奶奶一个妇道人家,管四个孩子十分吃力,两个女娃还算听话,两个小子就费劲些。每天傍晚,爷爷下班,家门口有一段上坡路。爷爷先露出一个头,然后是车把儿身子,就像海平面上归航的船,最后是整个人影向家中行进。这时,院门口总有两个,后来是三个瞪圆了眼睛的脑袋行着注目礼在严阵以待,走近了再冲上前去包wei住爷爷,劫匪似的一顿翻扯包,里面总有些江米条油柿子的零嘴解孩子们的馋。
  因为父亲和二叔奔放的性格,在怀三叔的时候,奶奶就念叨着希望这个小子儿争点气可以像爷爷一样文质彬彬,能有股书生气。三叔“滋哇”落地时外型确实很书生,小得像一口可以吃掉的点心,一股风过来就能被吹跑。但奶奶旺盛的奶水很快让三叔圆乎起来。满一岁的时候按惯例抓周,三叔坐炕上,眼珠滴溜打量着这个世界和眼前这堆碍眼的人。爷爷在三叔面前摆了一支羊毫笔,一支自己胸前常别着的钢笔,一支西洋画笔,一支完整雪白的粉笔。三叔冲众人咧嘴笑了一下,跟哭一样,手nao了挠自己的开裆裤,眼见奶奶从炕沿逼近才又抠起裤裆。正当奶奶抢夺过三叔的手准备往钢笔上抓上,二叔从人群中杀进来,拿着一把塑料大刀,过来看三叔的热闹。三叔眼睛像放电一样,沦陷在奶奶手里的拳头闹起革命,朝二叔的大刀抓去,一把抓在刀刃上,婴儿的力气有时大得惊人(他们用拳头把你手攥住时有时你真一点儿法都没有),竟夺了过去。二叔也被这招空手夺白刃震住,心想,孺子可教也。
  父亲和二叔都没上过幼儿园,大自然就是免费的学校。到了三叔入园的年龄,爷爷决定把他送进自己上班途中一个公立幼儿园。结果没上够三个月,三叔就捅下篓子,被退园了。
  篓子是这样编成的。幼儿园所有的孩子都有午睡的习惯,但遗憾的是,三叔没有。百无聊赖的三叔只能拆被子玩,他先用牙咬开一个口子,然后把白线一根根抽出来,一旦断了就搁在枕头旁边,比哪根最长。等起床后,他就迅速把自己的被子叠好,然后端到没叠好的小朋友面前,主动把人家的乱被子拿到自己床上再叠好,跟切得一样齐整,这既得了老师的表扬,又攒了不少人气。拆的被子也就这样没有败露出来。但有一天中午,三叔发现自己的被子是被拆过的,而且手法十分老道,他顿时警觉地环顾四周,以为有人抢了他的嗜好,静悄悄的休息室告诉三叔,没有。三叔得意地笑了,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这被子是被自己拆的。拆被子终于让他第一次觉得生活是无聊的。三叔想了想,不甘寂寞,就找出攒的一根比较长的线,钻进熟睡的隔壁的小朋友的被窝里。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菲律宾最大海警船在法国下水

从小到大,你是fu也有一部动hua片怎么pei伴过你的童年呢?曾牵动过你的xin呢?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
  夏日临近的shi候,同学们总shi做什么shi情都是没有心思,在天气和心情的双重压迫下,大家似乎迎来了一年当中最为昏沉的时刻。假期一开始,幸福势不可挡地向wo们涌来,与此同时“怪循环”也就此展开: 开心、放松——无liao到没事找事——实在没有事了,求开学。
  小编的心路历程也和大家相差无几,人就是这么奇怪,有事的时候不想做,没事的时候又找事做。无法耐受炎热,本来就在夏天中苦苦挣扎求活路的小编,怎么会到户外自讨苦吃?选择“宅”在家里吹空调才是最为明智的,聪明如我怎么可能想不到,哈哈。本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原则,小编就开始在家中无所事事起来,但打开电脑,不知道做什么,又无聊地关掉。于是就开始了假期的例行公事——整理书籍,我将我所有的书都从书架上拿下来擦拭一新后,再将它们整整齐齐的放回去。大家一定会嘲笑小编怎么会无聊到这种地步,是不是?不过,走自己的道路,让别人说去吧,傲娇的小编才不要理你们呢。
  整理书籍可是小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了,书籍似乎有一种神奇的li量,能让你忘记夏日的炎热,专注于凝视它的深邃,不由得想要抚上。虽然没有翻开书页,但我依然能感受到它散发的魅力。阅读是一种洗礼,可有时端详着它们也是一种领悟,就这样似乎穿入了一个平行空间——一个只有我和书,并且能用第六感对话的世界里。它们就静静地在那里伫立,静谧的氛围中隐隐存在着一种力量。它们温柔的拨动起了我心中的涟漪,一阵无言的感慨涌上。让我微笑着和它们拥抱并就这样相约假日,愿这一生都能与它们相守相望吧。

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香港工会联合会


  东晋咸和三年(公元328年),两个好战de强人让本已残破不堪de南北大地再次如烧滚的粥锅,乱成不可收拾的稀糊一片。
  南边的强人叫苏峻。这个书生出身的山东人,在西晋末年的战火中如一只遭受核辐射的青蛙般基因突变,出人意料地变成一个杀人越货的猛将。西晋亡后,苏峻带领数千家流民浮海南渡,投靠了新起炉灶的东晋元帝司马睿,并在平定王敦的叛乱中一战成ming,因功封冠jun将军。
  但这个冠军将军没过多久就把自己成功塑造成了叛军将军。原因shi,建康(南京)朝廷里的文化人不放xin东晋最精悍的部队握在苏峻这么一个外人手里,于是就以皇帝的名义给苏峻下了任命,说如今天下太平,你劳苦功高的,仍在外领兵太受罪了,还是回朝廷当个粮食部长(大司农)吧。苏峻很恼火,对部下说:“既然兔死狗烹,那老子还是自己烹自己吧,咱宁可站在山上看警察,也不等警察站在山上看老子!”于是他联合闻鸡起舞、击楫中流那个祖逖的不肖弟弟祖约,起兵作乱。
  说来也怪,万余叛军,竟然把整个东晋朝廷掌握的南方打个底儿掉。不但小皇帝没办法,自比老子的国舅虞亮也没办法,三朝老臣王导、温峤绑在一块也还是没办法,任由苏峻攻陷首都、糟蹋后宫、蹂躏京城士女。恶作剧够以后,苏峻盘踞在京城附近,不走了。
  说来好笑,动不动就喜欢聚众清谈,好大秀风度的国舅爷虞亮,在撇下乱成一团的京城坐船逃跑的时候还假装镇定自若。当时小船刚刚下水,离岸尚近。叛军人马沿岸抢掠附近登船的人,虞亮的左右侍卫害怕这些乱兵乘势扑上船来,就引弓射之。不想心慌手抖,不但没有射倒追兵,反倒射中了撑船的舵手。可怜这无辜船夫,正弓背使力,助这帮老爷们逃命,未曾想背后啪嗒来了一箭,应声仆地而亡。舵手一死,满船皆惊,再看国舅虞亮,清谈家的风度这时候秀出来了。他老人家安坐不动,只缓缓地说:“小子手这么潮,哪能射得中贼寇呢?还是撑船去吧!”说来也怪,一船人听了这话,反倒不乱了,于是成功逃命。
  虞亮、温峤这些人于是联合起来打苏峻,虽然人多,但还是死活打不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以搬砖励志名留青史的陶侃也响应号召带兵前来平乱,但走到半截儿,心里不平衡起来,心想老皇帝死的时候,竟然也不叫我去做顾命大臣,现在遇到麻烦了,让我去扛长工,哪有这般好事啊?再说这样打下去未必打得过,既然一没前途,二无好处,不如归去吧。于是他便想打退堂鼓,原路返回荆州。这时候出身太原祁县的温峤火了。温峤可是个能人,他姨父便是大名鼎鼎、胡笳退敌的并州刺史刘琨。温峤跟着刘琨鞍前马后混了很多年,绝对是文能附众、武能威敌的全才。他现在看出陶侃的心病,马上发挥文学才华,洋洋洒洒写了一封名留青史的书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算是把老陶给拉回了联军阵营。
  但说来怪了,在建康城外,两军对垒。温陶联军四万,苏峻只有八千。但一照面儿,苏峻之子苏硕只领几十骑就把联军冲了个人仰马翻。
  南方看来是真没救了。
  再看北方。北方的强人更邪乎!这个叫刘曜的匈奴人简直就是一头怪兽,他不但身高两米,而且天生两条白眉外加一对晶光闪烁的红眼。他极善骑马,弯弓射箭时能轻松射穿一寸厚的铁板。这么一位猛将生于乱世,理所当然要出人头地,于是他稳稳坐到了赵国皇帝的位上,和后赵之王石勒平分整个北方。两家本也相安,但前一年,后赵军突然在石虎的带领下侵犯赵国河东之地。刘曜大怒,率领属下氐、羌、匈奴诸族猛士反击,高候一战杀得石虎屁滚尿流。刘曜摧枯拉朽,一路打到了洛阳城下。17年前,正是刘曜攻陷了这座西晋的都城,那时他还是匈奴刘汉帝国的中山王。而此时,他围困后赵治下的洛阳,使襄国城里的后赵之王石勒震撼不已。老羯王于是征调当年与自己一起打天下的老兵宿将,汇起步骑八万增援洛阳。两家于是对战于洛阳城外。
  就在南方和北方战局胶成一团,对阵的枭雄们谁也拿谁没办法的时候,他们骑的马不耐烦了。畜生一撂蹶子,竟然把人的问题给解决了。
  先看南方,苏峻一看冲阵的儿子恁般英雄,大叫一声“老子也是好汉”,然后纵马驰下山坡,单骑突向联军阵营。联军盾牌一架,结成坚阵,苏峻闯阵失败。按说一着不成,对方就有了防备,他应该赶紧掉头撤回来。但这家伙头脑发热,心有不甘,拨转马头又冲上一个叫白木陂的山坡,计划居高临下对联军再来一个冲刺。但不曾想,山坡崎岖,战马的蹄子不慎踩入一个草窝,顿时拔不出蹄子来。两军对垒,双方都在等对方愣神发傻的工夫呢,联军一看贼首苏峻马陷前蹄,顿时大喜,迅速把手里能远射的家伙往他身上招呼,一霎时,苏峻成了联军弓弩和标枪的活靶子。陶侃手下两员小将飞身而出先后掷出标枪,将苏峻击落马下,然后砍其头,碎其尸,烧其骨,把一代鹰犬解决得干干净净。
  再看北方,刘曜为了发挥自己骑兵军团的威力,于是把军队调向地势平坦之处。不想后赵军中猛将石瞻趁着敌军调动转圜不灵的空档,从背后发动猛击,一下就冲乱了赵军阵营。在纷乱的撤退中,刘曜拨马飞跃一条石渠,不想冰薄马重,人马深陷其中。从马背坠落冰上的刘曜顿成众矢之的,后赵军枪戟如林,刘曜霎时间身被十余创,其中三处伤口前后贯通,于是被俘,旋即被杀!
  两匹失蹄的战马解决了两大强人,貌似马叛其主,颇有不忠之嫌。但事实上,罪不在马,而在骑马之人。这两位被自己的坐骑掀翻于地的强人,无一不是骑术超群之辈,但也无一不是好酒贪饮之徒!
  苏峻单骑冲阵之前,已经用犒劳军队的美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因此才头脑不清捋着胸毛顾盼自雄,误把自己当成了巨鹿城下的楚霸王或者当阳长坂的赵子龙,等到马陷草窝才猛省自己不过山东一书生之时,已成无头之鬼。
  刘曜从小酗酒,壮年更甚,而且无人敢谏。与石勒决战之前,刘曜狂饮醇酒数斗,上马时,他平常骑惯的枣红马闻见浓郁的酒臭,死活都不肯走!刘曜于是换乘一匹小马。骑在马上,又喝了一斗多。
  按照《酒谱》所载,晋时的一斗酒,就容量计,有如今十二瓶啤酒还要多。试想,在骑马白刃格斗之前,一家伙狂饮上四五十瓶啤酒是个什么概念!就这么昏醉着指挥战斗,岂能不败。烂醉纵生马,焉能不陷?也许在被戳成筛子时,他仍神游酒国而不知其痛。
  其实刘曜因酒坠马已非头一回。16年前的永嘉六年,刘曜偷袭晋阳(太原)成功,与前来复仇的并州刺史刘琨以及鲜卑援军拓拔六修夜战于汾河东岸。在这场大战中,酗酒的刘曜就曾坠马,身负七处重伤。本来已经卧着等死了,幸亏其部下傅虎忠勇,用自己的马把他驮过汾河。刘曜于是带伤回到晋阳,抢劫一番后翻过蒙山逃窜而去。
  一个过河的人不可能一连两次踩到同一块绊脚的石头,但一个酗酒的人,却可能一连两次遭遇死亡的马蹄。
  而好运气,好部下,似乎只来一次,或者根本就不来!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台湾历史博物馆整理库房,航拍福建福清百舸争流庆开渔!,已有核泄漏!!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