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花作文500字_校园一角400字作文景色

爱情音乐(3)作文600字 校园一角400字作文景色

中秋节风俗:我爱小狗800字——我爱小狗作文500字

2019年10月23日 06:09

xiang到了zhe一点,我突然觉得脑中豁然开然,我mei次都不hao好订正,以至于我每次考试都一错再错,错上加错你。于是,我便开始订正起来,慢慢的,我觉得,我渴望的cheng功正离我越来越近。

yi节语wen课,ta偷吃零食,恰好被老师发xianliao,老师先是轻轻地提醒他,他一看被老师发现了,急忙把糖葫芦乱塞入抽屉里,可老师一走,他又开始他的“美食享受”。这回老师忍无可忍地说:“马shang把吃的收起来!”老师见这人那么不乖,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她大作文http://www.zuowen8.com发lei霆,把他臭骂了一顿。

中秋节风俗

wo们班有个“罚chao”达人,他已经抄了haojipianke文了。

我翻开了那本厚重的书,一ye一页地翻过去,一ti题地刷过,不懂的问题就去问lao师,妈妈说:“xue问!学问!就是边学边问的!”每天,写完作业后,我就抓紧时间做信息,不让时间从我指间中溜走。渐渐地,我读完了一整本书,也让我追上了成功,快要触及成功的脚了,只要我再努力dian,也许,我真能抱住成功的脚。

中秋节风俗
  青春,是一朵白莲,濯清涟而不妖;青春,是一颗狗尾巴草,历风雨而不折;青春,是一颗流星,于夜空而不暗……
  七月,太阳直射大地,没有丝毫的遮掩。校园内,行色匆匆的师生们,顶着一张张扑克脸,走着公式化的路,半分没有关注到路边长得正盛的花草树木。
  夏的天气,如孩子的脸,阴晴不定。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霎时间便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化为密密的雨帘叫嚣着,仿佛想要这里的一切都臣服zai它的脚下。
  “滴答,滴答”豆大的雨滴沿着窗框缓缓滑下,不急不慢地砸在了古老的青石板上。“唉——”一声长长的叹息,吹动了窗外风雨中的芭蕉树,随风飘荡……
  夏沫收拾着桌上凌乱的课本,望了一眼窗外,透过水珠与水珠间的间隙,她目睹了一汪汪的水渍吞噬了最后一片净土。她背上单肩包,拉上教室门,徘徊于走廊内——她没带伞!
  斜偎在门边,撑着眼帘等待放晴。雨打在玄色的青石板上,溅起一朵又一朵绚丽的水花,不知疲倦,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味。夏沫撇了撇嘴,一丝忧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思索间,一阵细响传来,“这把伞借你,天快黑了,快回家吧!”清悦的男音在耳边响起,一把深lan色的雨伞出现在眼前,在昏暗的傍晚是那么耀眼。
  夏沫诧异地抬头,却又撞上一波汪洋,那双墨黑的眸子,似是夏夜的星空,吸引着人的灵魂。她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莫名地安下心来。夏沫慌忙接过了伞,低低道了声谢谢,冲入了雨中,激起了更多的水花,似一朵朵莲花,妖娆地盛开在了脚边,开在了无尽的青石路上……
  玖初望着自己伸出去的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冒出来,借给那个他从未谋面的女生那把唯一的伞。对她只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自目光停留在那道背影时便油然而生。心里这么想,就这样做了。
  甩开这些奇怪的想法,他无奈地顶着一身校服冲向了校外,一朵朵清莲再次绽放,诉说着雨幕中无声的故事……
  雨后的夜晚是寂静的,片片阴云悄然散去,娇羞的月儿涨红了脸。夏沫坐在窗边,听着水珠洗过绿叶落地的声音,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闭上眼,那双波澜不惊的眸便又闪现。那个人,那双眸,那种感觉,是那么令人心安……
  夏天总是过得很快,快到只是那一瞬。夏沫依旧是有些不合群,依旧是独自一人,依旧是下课时一抹安静较小的背影。
  寂寞的人总是会有一些方面显现出天分,比如说写作。想到过两天的比赛,夏沫又沉默了。
  几天后,天气出奇得好。夏沫独自一人来到了赛场,没有人pei。比赛的学校太大了,她愣是绕了两圈才找到了赛场。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被人撞了。
  身ti一个不稳,向后倒去,夏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她脸皱成了苦瓜。
  “对不起”,一双修长的手伸在面前,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夏沫猛地抬头,却被晨曦的阳光刺痛双眼,只得放弃一探究竟的念头。
  站起来的一刻,她低呼一声,“原来是你!”夏沫这时才知道,原来有事情可以这么巧!
  “我叫玖初,你呢?”
  “夏沫。”
  ……
  相识相知后,却并非相恋。只是一种感觉,就放心地把背后交给了对方;只是一种直觉,就任性地放任自己的无理取闹……
  “妈,明天学校开家长会,你会去吧?”夏沫放下书包,漫不经心地问。母亲眼角滑过一丝惆怅。“嗯,我宝贝女儿要妈妈去,妈妈当然会去啦!”尽管掩饰得极好,夏沫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的波动。
  家长会总是很严肃,压抑的气氛似一颗炸弹,随时都会爆炸。
  “报告”,玖初的到来打破了这片死水。玖初在老师的点头示意下领着他的父亲走进了教室,路过夏沫时,一抹笑容绽放开来,洁白的牙齿昭告着他见到夏沫的愉悦心情。
  一直沉默不语的母亲却在看到玖初父子的一瞬,脸上闪现出了些许惊讶,甚至有些扭曲的表情……
  夜,是寂静的,夏沫家的灯还亮着,一个埋藏了十四年的秘密浮出了水面:十四年前的那个晚夏,一对兄妹降临人世……
  校园的青石板上,十四岁的女孩与十四岁的男孩相遇,灿烂的笑容溢出:“哥哥!”

中秋节风俗:【没落黎光(Ⅶ)作文1700字】黎光晋


  yi
  “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桑白今天一如既往地逃了学,先把藏青色缀有碎花的书包挂在廊间的柱子上,然后跛zhou脚走到角落那堆散落的稻草边坐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掏出怀里的书,轻声念了起来:“……杏树开花时,雪白的枝条风中轻颤,他在诗中提及,旧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饮酒,吹箫,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
  女童的声音shi温柔的,稚嫩的。阳光透过尘埃形成一束束静谧明亮的光束;风跌下树梢时有特别的短鸣;虫吟、鸟叫,开满粉紫色蚕豆花的田野间光线明亮。桑白一字一句地念下去,她年龄还小,不足以理解书中人物的哀伤,只是单单记得青衣少年在友人亡故后的酩酊大醉和喃喃自语:“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阳光晒得人头脑发昏,桑白蜷着身子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少年的一声冷哼。“错觉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样安慰自己后她便心安理得地跌入庞大瑰丽的梦境之中:棉布裙子,跃跃欲试的小兽,还有铺天盖地的大水……
  梦境是被突然打断的。
  “作孽哟,这哪家的囡娃冲犯了龙王爷,滚出去!没教养的,短阳寿的,滚出去!”桑白在老妪的责骂声中狼狈不堪地逃出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座废弃多年的祠堂居然还有人来拜祭,可疑惑归疑惑,她还得乖乖等在门口:刚刚跑得急,书还落在里面呢。
  焚香,供果子,等一切有条不紊地做好后,衣服破旧的老妪才一脸敬畏地跪下磕头,嘴里喃喃着:“龙王爷保佑,再不敢了……那么多条人命啊,遭天谴了……”桑白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她是认得这位老人的:无儿无女,独自住在村头最破落的土屋里,因为年纪太大所以脑子不清楚,整天总是神神叨叨的……家里的阿爸每次提起她时总要骂上一句“老不死的”,然后沾着唾沫数这次的木材又卖了多少钱,好像世界上除了钱便再没有什么好关心似的。
  祠堂中的神像身姿提拔,其上的彩漆早已大块大块地剥落,晦暗不明的光影投射其上,显现出某种孤寂的yi味。桑白仰着头一时竟看痴了,连老妪出来都没有意识到,然后理所当然地额头又挨了重重一记:“死囡娃,莫得在这冲撞了神明,快滚家去!”她瑟缩一下,并不说话,直到老妪蹒跚着步子走远后才又溜进祠堂,捡起自己丢在稻草堆上的书,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试着去相信一下所谓的神明的存在。
  “因为,如果谁都不相信的话,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觉得寂寞吧,”这么想着的桑白便认真地朝神像拜了拜,“那么,说好了哦,神明大人,明天我还过来给您讲故事。”
  一尾粉色的小鱼倏地钻进碧色的波纹里,野猫侧卧在柏树下睡觉,神像后一片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快得仿佛一个错觉。
  二
  裙摆打褶,荷叶边,小圆领,神色疲倦的女人正在衣服的胸口处绣着金鱼图案,桑白坐在一旁,尽力不去看母亲给自己新做的裙子,哪怕它那么美。
  “阿妈,你知道村子里那个祠堂里祭祀的是谁吗?刘婆婆说是龙王爷。”刘婆婆就是那天责骂自己的老妪,桑白提起她时下意识揉了揉额头,“而且刘婆婆还说一百年前我们这里发洪水就是因为人们不敬龙王爷,惹他发怒了呢……”
  女人似是根本不在意小女孩的话,仍是垂着眉眼飞针走线,直引得桑白嘟着嘴发脾气:“阿妈,我是说真的啦,那时候刘婆婆还只有我这么大呢,她就看到了龙王爷显灵,漆黑的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然后就发洪水了……你为什么都不听我说话啊?”
  女人终于不耐烦起来:“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话?世界上哪有龙王爷,哪有神仙?我就没见到!你要是没事就去睡觉,别在这闹!”
  这种被斥责怨念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桑白耷拉着头,把手中的书翻开又合上,就是念不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并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不,也许只是单纯地看不惯罢了,看不惯大人们那副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真是的,难道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
  “喂,小丫头,今天你还要不要念书啊?上次的故事还没讲wan呢。”不耐烦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桑白惊得一个转身,少年的形象便直直撞进眼里:一身素色长袍,发色如墨,只用一根玄色的发带束起,眉梢上挑,瞳孔黑如曜石,不沾一丝的烟火气。他就那么懒散地抱着手看桑白瞠目结舌的表情,眼底有一丝讥诮。
  “你,你是谁?”桑白震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少年挑了下眉,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无知的人类,本大人就是你们这些蝼蚁心心念念的神明,还不下跪叩拜……”
  “我叫桑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询问时,胖爪子已经揪住少年的衣角,少年嫌恶地后退一步,却无奈这个人类小女孩没有半分敬畏神明的自觉,只好皱着眉头斥责:“大胆!你……”
  “说嘛说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你好烦。”
  谁想桑白却如同得到鼓励般地再接再厉:“木生?小白?不对,这些都不像呢,你到底叫什么嘛,不会自己都忘记了吧?”
  “闭嘴!怎么可能!”这次是“神明”绝对的恼羞成怒了。
  他是真的忘记了。在作为神明的漫长时光里,再无人唤过他的名字:在香火鼎盛的时候,那些人类都恭敬地称呼他为“稻荷神”;在门庭冷落之际,人们误把他当作龙王爷,甚至是干脆遗忘他的存在,更别提记得他的真名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在那些漫长孤寂的日子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以上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可以告诉这个卑微的人类的,死要面子的神明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假装淡定地扔出两个字:“阿诺。”
  阿诺是书中那个白衣少年的名字。
  桑白信以为真,眼睛里便愉悦地笑出花来。流云脚步轻巧,野猫蹿过草丛,平生相见欢,未觉清春迟……
  三
  阿诺不能走出祠堂一步。
  桑白为此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子,但很快就释怀:有什么关系呢?她这样问自己,然后兴致勃勃地给阿诺念书中的故事,顺便絮叨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谁家门口的月季开得有碗口大啊,谁谁家下了一窝小狗崽颜色都不一样啊,还有村子里来了赶蜂人,背的箱子和书中的魔法师一样啊……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总是棉花糖的形状。中秋节风俗
  晚风藏匿了一股带有温煦的倦意,晾衣架上的衣服把昏暗的光线分割得丝丝缕缕。偶尔天空会响起或欢庆或阴郁的爆破音,于是我探出tou,手搁在冰冷的不锈钢防盗窗上,侧望夜空。我看见天空的舞者踱着曼妙的步子,似乎依旧是记忆中的流光溢彩。
  半晌,夜空恢复诗人的空寂。又一场烟花落幕了。
  1
  那时我men住在古旧的江南老屋里。
  老屋像是一个遍尝世态炎凉的老者,它兴许是在寂寞中学会了宽容,总是平静地看着我们,眉眼安详。老屋黑瓦灰墙,屋子里光线不好,所以白日里木质da门往往大敞着,调皮的风儿光着脚丫路过时,它便“吱呀吱呀”地咳喘着。
  爷爷干瘦,脸颊上的肉长年呈现一种凹陷状态,xiang了几颗银牙,笑起来亮晃晃的。爷爷有一个菜园,我和弟弟喜欢在那里sa野,刨刨土挖蚯蚓或者拿着水壶胡乱洒水。爷爷会弯着腰,拿着锄头卖力地松土,但是松一会儿会直起腰来看看我们,见我们身上湿洼洼的也任我们胡来,因为午后的太阳雄赳赳气昂昂的。然后他抹一把汗,随手擦在土蓝色的衬衣上,嘿嘿笑着又弯下腰。
  奶奶常年扎着一根松松垮垮的麻花辫,喜欢穿棕红色的衣服,偶尔会戴一些亮晶晶的首饰——那是姑姑从上海寄来的,姐姐有时会偷偷戴起来臭美,竟也挺好看。
  姐姐是姑姑的女儿。奶奶常常搬一条板凳坐在门口,在腿上放一个大圆碗,边剥豌豆边和我叨念,姑父不喜欢女儿,他想让姑姑生一个儿子,就把姐姐寄养在这里,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女儿似的。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总避着不让姐姐听见,然后叹一口气,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
  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小小胖胖,黏着我像是一个忠实的小影子。
  2
  老屋门前有一棵枣树,秋天的时候,枣子们都穿上了枣红缀着青绿的旗袍,被虫子咬了一口的像上了黑色的玛瑙珠。但是这些枣子却都不好吃,涩涩的,我和弟弟就把奶奶的小板凳偷来,踮得老高,把枣子摘下来扔进后屋的石井里,喂给里面游来游去的红田鱼吃,然后我们就像踩着幸福的云舞着,异常满足——虽然我们从来没见它们吃过。
  比起涩涩的枣子,我们三个小孩子都更爱吃香梨。奶奶经常削好一个大梨,切成大小不一的块状,放在蓝色的瓷盘里,插上几根牙签,放在后院一块较为平坦的石头上,唤我们来吃,然后自己叼着梨心,满足地啃着。
  弟弟年龄小,吃得慢,觉得自己吃亏,就耍赖,盘里还剩下四五块的时候就不让我们吃了。他会自己抢过来端在胸前,退后几步,警惕地看着我们,看我们没动作才插起一块,生怕被我们抢去。
  弟弟第一次耍赖完胜。我们也觉得他的确吃亏些,就同意让着他。
  弟弟第二次正准备端起盘子独吞剩下的四五块梨时,姐姐的嘴角勾起一抹窃笑:“慢着!这几块我吃过了!”
  弟弟忙低下头,我也凑过头去,真的,剩下的四五块梨上都有几个凹凸不平的缺口,有一块缺口特别大,齿印格外清晰。
  弟弟把盘子重重地往石头上一放,肥嘟嘟的手掌一抹眼睛,泪簌簌地流出来,越哭越大声,跺脚踢鞋,吸气的声音巨大,我和姐姐都担心他突然背过气去。奶奶听到哭声忙跑出来,听我和姐姐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完,又忙跑进屋子里去,削皮切梨,端了一整盘给弟弟,哄弟弟不哭了才回屋里去。
  弟弟开始默默地吃梨,我和姐姐干站在一旁。
  “姐姐哥哥,你们也吃吧!”弟弟突然跑过来,慷慨地端着他的一整盘梨。我们倒显得怪不好意思,姐姐就跑回她房里去,拿了一包薯片。
  弟弟的嘴里塞满了薯片和梨子,鼓嘟嘟的,看着我们笑。午后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衬衫上的小奥特曼红闪闪的。
  3
  奶奶是老屋旁边一家算是气派的敬老院的特邀厨子,偶尔去烧几顿饭食,不收人家钱,就是去时带上我们仨孩子一起吃。
  奶奶会做漂亮的翡翠汤,几张翡翠色的生菜,一小勺盐,几颗清油,末了加几片香菜,搅一搅,顿时让人清香溢满唇齿。我最爱喝奶奶做的“杂汤”——汤料太多,取不来名字,大致工序是炖锅慢慢熬煮清汤豆腐,然后把清汤豆腐舀进一口铁锅里,打两个嫩嫩的荷包蛋,还有虾干青菜之类,有时玉米火腿肠也会跳进杂汤里打打酱油。
  奶奶会在厨房里添三个小碗,各盛满美味的汤,再分给我们仨人手一双筷子,大蒸锅里的肉包子菜包子也随我们夹着吃。我和弟弟每次都狼吞虎咽,姐姐吃得文雅些,她呼呼地吹凉小勺子里的热汤,脸上的小酒窝轻轻打转,如果放上一颗小糖果,一定会跟着小酒窝稳妥地转。
  4
  我见过的最美的烟花是在某一年小年夜的前夕,就在敬老院的上空。
  奶奶还在厨房里忙这忙那,但我们三个肚子却早已鼓得像是一块发酵的面包。我打了声招呼,说要去附jin透透气。
  奶奶却还担心我们没吃饱,硬塞了三根糯玉米棒给我们,拿在手里温温的,玉米须触在掌心,像是一个酥痒的吻。
  我们坐在敬老院后院的低矮栏杆上,灯光美得像是一个橙黄色的童话世界。弟弟像一只可爱的仓鼠,磨牙似的啃着玉米棒。姐姐的动作里有一种属于夜晚的闲适和慵懒,她一颗一颗地把玉米粒掰下来,淡淡的灯光下,颗粒饱满的玉米粒与淡黄色的珠宝确乎可以攀得上亲戚。
  “噼噼啪啪”,忽然,天空响起富有节奏感的爆破音。仰头,天空盛开着一朵红绿相间的微笑。那种红红得通彻,红得亮堂;而那种绿,绿得干净,绿得安详。
  姐姐胆怯,使劲捂住耳朵,眼睛却瞪得圆溜溜望向天空,那一对小酒窝像是维尼熊踩着舞步。弟弟傻愣愣地看向天空,嘴巴大张着,忘记啃食他的玉米棒。
  流光溢彩中,我仿佛看见了爷爷干瘦的脸上亮晃晃的微笑,我们撒野的菜园,奶奶松垮垮的马尾辫,那几尾不吃枣子的红田鱼和浓香满溢的杂汤。
  不久,天空安静下来,像是一个浅眠的孩子。
  “真可惜,这么美的烟花。”姐姐轻攥着裙角。
  “长大了我要买几百箱烟花,放起来比刚刚的还漂亮!”弟弟啃着玉米棒,豪言欢快地从他的嘴里蹦出来。


  余秋雨和三毛先生是我最敬佩的两位作家。我在归来的列车上看完了余秋雨先生的《行者无疆》,同样在旅途,我一路neng捕捉的只有落日的余晖。我从中学时代就开始迷恋三毛系列中那个撒哈拉沙漠中的长发背影,都是游记,不知道是由于天生的性别差异还是身份心境的不同,三毛的每一篇文章都能与读者的心产生共鸣,她笔下的每一处风景都能引人遐想,勾起我们的过往。而余秋雨先生的旅行却更像是在和历史对话,不同于三毛处处散发着的人情味,他是理性的。他经历的威尼斯并不浪漫,慕尼黑的啤酒节尽是失态。在序言中,余秋雨这样写道:“我曾经花费duo年时间钻研过欧洲从古希腊开始的历史文化,几乎已经到了沉溺的地步。我在心里早就熟知那些精神老宅,那些神圣长髯,那些黄铜般的誓言,那些被黑色披风所裹卷的诗情。但是,这一切在以前都风干了的记忆碎片,现在眼见他们衍生成一种综合生态弥漫在街市间时,我不能不深深思考。”
  是的,每一座城都有它专属的故事与记忆。欧洲的许多城市都在历史的长河中创造了璀璨的文化,但历史在变迁,古国如今也充满着现代感,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已成为一座雕塑静静伫立。发展给如今的欧洲带来了忧虑,早年过于精致的社会设计成了一种无法面对现代挑战的体制性负担,以往远航万里的雄心壮志成了一种自以为是的心理狭隘,高福利的公平理想成了制约经济发展的沉重滞力。总之,许多一直令我们仰慕不止的高塔,已经敲起了越来越频繁的警钟,有时钟声还有点凄厉。所以,当阅读《行者无疆》时,我感觉每一座城市都像一位眉目严肃、气质威严的长者,它们默默转身以显示他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不得不感叹余秋雨先生的博学,读万卷书,理应行万里路。
  行者,行走的人;无疆,杳无边际。所谓的行者无疆便是没有任何边界限制的远游之人。壮阔的自然,壮阔的人生,使得人在shi界自由地游走,即使天地苍茫,景物疮痍,心中却满是豪情而无凄凉。这便是人生,这才是自由。
  而我们,不论贫穷富有,不论年轻苍老,都应该去看世界。看世界,绝对不是去马尔代夫、毛里qiu斯看看海,也不是去罗浮宫或者在东京铁搭一个人眺望,当然也不是徒步去西藏感受一下自然的洗礼,更不是去丽江找家酒吧喝杯风花雪月。看世界,重点在路上,思考需要思考的事情,享受的是过程。世界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刺激,有些路在没有走的时候,以为它一路铺满了玫瑰花,可以让我们激情愤慨,高歌猛进,但真正踏上这条路时,我们却发现它布满荆棘,甚至有着深不见底的阴沟。但每一条路都在那里,如果觉得危险,你可以放弃,可以视而不见,一生都停留在柴米油盐之间。当然,你也可以冒险去探索,慷慨地为自己的决定买单,没有疯狂过可能会一生后悔,遗憾永远比失败更让人悲伤。虽然回过头来看,平凡安然一生的人可能过得更好,但勇敢过的人前生无憾,余生无悔。
  每本游记都让我想起三毛,那个浪漫的、潇洒的行者。只看到一张照片就感应出自己前世的乡愁,只为了这飘忽不定的感觉就洒脱地抛下一切,奔走天涯。我曾以为背上一把木吉他,揣着诗集跳上远方的列车就是流浪。其实,附加的物质都是肤浅的,真正决定旅行为何意义的是心境。世上有很多奇女子,我却独爱她。纯真属于任何年龄阶段,不应被世俗喧嚣所渲染,也不应岁月蹉跎而殆尽。所以三毛即使已为人妇,历经风霜,声音也依旧如未经世事的少女,会为着一件快乐的小事雀跃,和孩子聊天也能欢快地度过一个下午。或许,她就是一个永恒的行者。三毛像飞行着的鸟,而荷西是她的脚,“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沐浴阳光,一半洒落阴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如果有来生,有没有人爱,我都要做一个可爱的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很多东西太珍贵,能够拥有就是庆幸,所以即使失去也无须苦苦追寻。这是一个不qiu深刻,但求简单的女子,她的一生走走停停,随性却不盲目,自己历经苦痛却向所有人传递着温暖的力量。人的一生至少要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我很佩服那些说走就走的人,他们像黑夜中的星星,在异乡的天空也足够耀眼,即使有人畏惧,前路未知,路途险恶。出生是最浪漫的一场旅行,死亡难道不是另一场出发?拥有丰富人生体验的三毛又像孩童一般,逃离到没人知道的远方,继续以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荡天涯。人会有前世今生吗?如果有的话,你一定要成为茫茫天地中的一粒沙,尽情飞扬。
  生活无所谓长短,无所谓欢乐哀愁,一切都会过去。愿每一颗流浪的心,在一盏烛光下,都能得到永恒。中秋节风俗

我又问小g:“你de幸福是什么?”小g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我的幸福么,呵,那jiu是学校里每天都不要布置作业!”哈,若是这样,我们的ke余时间可就变duo了,玩得更开心li!

中秋节风俗:丛林女孩作文300字 丛林穿越的作文400字


  一
  “呐,你xiang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桑白今天一如既往地逃了学,先把藏青色缀有碎花的书包挂在廊间的柱子上,然后跛着脚走到角落那堆散落的稻草边坐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掏出怀里的书,轻声念了起来:“……杏树开花时,雪白的枝条风中轻颤,他在诗中提及,旧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饮酒,吹箫,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
  女童的声音是温柔的,稚嫩的。阳光透过尘埃形成一束束静谧明亮的光束;风跌下树梢时有特别的短鸣;虫吟、鸟叫,开满粉紫色蚕豆花的田野间光线明亮。桑白一字一句地念下去,她年龄还小,不足以理解书中人物的哀伤,只是单单记得青衣少年在友人亡故后的酩酊大醉和喃喃自语:“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阳光晒得人头脑发昏,桑白蜷着身子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少年的一声冷哼。“错觉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样安慰自己后她便心安理得地跌入庞大瑰丽的梦境之中:棉布裙子,跃跃欲试的小兽,还有铺天盖地的大水……
  梦境是被突然打断的。
  “作孽哟,这哪家的囡娃冲犯了龙王爷,滚出去!没教养的,短阳寿的,滚出去!”桑白在老妪的责骂声中狼狈不堪地逃出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座废弃多年的祠堂居然还有人来拜祭,可疑惑归疑惑,她还得乖乖等在门口:刚刚跑得急,书还落在里面呢。
  焚香,供果子,等一qie有条不紊地做好后,衣服破旧的老妪才一脸敬畏地跪下磕头,嘴里喃喃着:“龙王爷保佑,再不敢了……那么多条人命啊,遭天谴了……”桑白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她是认得这位老人的:无儿无女,独自住在村头最破落的土屋里,因为年纪太大所以脑子不清楚,整天总是神神叨叨的……家里的阿爸每次提起她时总要骂上一句“老不死的”,然后沾着唾沫数这次的木材又卖了多少钱,好像世界上除了钱便再没有什么好关心似的。
  祠堂中的神像身姿提拔,其上的彩漆zao已大块大块地剥落,晦暗不明的光影投射其上,显现出某种孤寂的意味。桑白仰着头一时竟看痴了,连老妪出来都没有意识到,然后理所当然地额头又挨了重重一记:“死囡娃,莫得在这冲撞了神明,快滚家去!”她瑟缩一下,并不说话,直到老妪蹒跚着步子走远后才又溜进祠堂,捡起自己丢在稻草堆上的书,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试着去相信一下所谓的神明的存在。
  “因为,如果谁都不相信的话,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觉得寂寞吧,”这么想着的桑白便认真地朝神像拜了拜,“那么,说好了哦,神明大人,明天我还过来给您讲故事。”
  一尾粉色的小鱼倏地钻进碧色的波纹里,野猫侧卧在柏树下睡觉,神像后一片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快得仿佛一个错觉。
  二
  裙摆打褶,荷叶边,小圆领,神色疲倦的女人正在衣服的胸口处绣着金鱼图案,桑白坐在一旁,尽力不去看母亲给自己新做的裙子,哪怕它那么美。
  “阿妈,你知道村子里那个祠堂里祭祀的是谁吗?刘婆婆说是龙王爷。”刘婆婆就是那天责骂自己的老妪,桑白提起她时下意识揉了揉额头,“而且刘婆婆还说一百年前我们这里发洪水就是因为人们不敬龙王爷,惹他发怒了呢……”
  女人似是根本不在意小女孩的话,仍是垂着眉眼飞针走线,直引得桑白嘟着嘴发脾气:“阿妈,我是说真的啦,那时候刘婆婆还只有我这么大呢,她就看到了龙王爷显灵,漆黑的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然后就发洪水了……你为什么都不听我说话啊?”
  女人终于不耐烦起来:“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话?世界上哪有龙王爷,哪有神仙?我就没见到!你要是没事就去睡觉,别在这闹!”
  这种被斥责怨念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桑白耷拉着头,把手中的书翻开又合上,就是念不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并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不,也许只是单纯地看不guan罢了,看不惯大人们那副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真是的,难道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
  “喂,小丫头,今天你还要不要念书啊?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不耐烦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桑白惊得一个转身,少年的形象便直直撞进眼里:一身素色长袍,发色如墨,只用一根玄色的发带束起,眉梢上挑,瞳孔黑如曜石,不沾一丝的烟火气。他就那么懒散地抱着手看桑白瞠目结舌的表情,眼底有一丝讥诮。
  “你,你是谁?”桑白震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少年挑了下眉,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无知的人类,本大人就是你们这些蝼蚁心心念念的神明,还不下跪叩拜……”
  “我叫桑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询问时,胖爪子已经揪住少年的衣角,少年嫌恶地后退一步,却无奈这个人类小女孩没有半分敬畏神明的自觉,只好皱着眉头斥责:“大胆!你……”
  “说嘛说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你好烦。”
  谁想桑白却如同得到鼓励般地再接再厉:“木生?小白?不对,这些都不像呢,你到底叫什么嘛,不会自己都忘记了吧?”
  “闭嘴!怎么可能!”这次是“神明”绝对的恼羞成怒了。
  他是真的忘记了。在作为神明的漫长时光里,再无人唤过他的名字:在香火鼎盛的时候,那些人类都恭敬地称呼他为“稻荷神”;在门庭冷落之际,人们误把他当作龙王爷,甚至是干脆遗忘他的存在,更别提记得他的真名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在那些漫长孤寂的日子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以上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可以告诉这个卑微的人类的,死要面子的神明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假装淡定地扔出两个字:“阿诺。”
  阿诺是书中那个白衣少年的名字。
  桑白信以为真,眼睛里便愉悦地笑出花来。liu云脚步轻巧,野猫蹿过草丛,平生相见欢,未觉清春迟……
  三
  阿诺不能走出祠堂一步。
  桑白为此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子,但很快就释怀:有什么关系呢?她这样问自己,然后兴致勃勃地给阿诺念书中的故事,顺便絮叨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谁家门口的月季开得有碗口大啊,谁谁家下了一窝小狗崽颜色都不一样啊,还有村子里来了赶蜂人,背的箱子和书中的魔法师一样啊……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总是棉花糖的形状。中秋节风俗

小ji闹钟头上的“鸡冠”可以按下去,yu是wo在下午差不多1:30时按“鸡冠”足有上百次,我看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动静,于是不去理会它。

中秋节风俗:期待的眼神作文600字 [消失的眼神作文100字]

我xiao时候对眼镜特别好奇,为shi么ba爸每天戴zhou它,而我却不用呢?我戴上它又会怎样?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校园一角400字作文景色【被误解的狗作文2300字】,公主日记(心跳的感觉)作文800字|公主日记观后感200字,种土豆400字—种土豆作文800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