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郎平探班《我和我的祖国》

美军F-22在芝加哥飞行表演!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其中一人系大陆个人游旅客!

2019年10月21日 07:27

亲爱的女孩,ni永远不会知道,你捧着书,在座位上细细品读的样子,有多么好看。你用那纤细的指尖滑过洁白的纸页,空qi里仿佛只剩下了“安静”二字。看到好的qing节,你会忍不住失声赞叹,发现自己影响了周围人,你愧疚的小眼神真是可爱极了,定是也在心里小小埋怨了一下自己的情不自禁吧。

冬妹妹很淘气。 
  瞧,她趁天空妈妈出去了,jiu悄悄地跑到feng婆婆的收藏室了,开始欣赏风婆婆的收藏:有彩虹小姐的七彩丝线盒;
有树哥哥的“三彩叶”(枫叶、柳叶、柏叶);
有夏天的“荷花首饰”……她打开一个柜子,柜子里放着一个玻璃罐,里面透出一股香气—是雪花糖。“嗯,真香……”她边说边把罐子拿出来,这时,“啪——”罐子裂开了。她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耸耸肩,转身出去了。 
  一会儿,她拿来扫帚,把糖he碎片扫到门口。有些雪花糖扫不掉,她就yong拖把拖地。可是,就在冲拖把时出了麻烦:她把冷气按钮当成了水按钮,结果冷气把碎片冻成了bing雹。之后她按了风按钮,糖和玻璃都被吹走了,飘到人间。这还不算,因为她开了冷气,弄得大地寒冷一片。 
  冬妹妹就是一个这么淘气的孩子。唐朝高阳公主简介守护灵学校 
【一年级月班】(一个属于高级守护灵的接班人的高级班,而其它班只有一个高级名额) 
  “积极灵儿后人:xiao月(无人),小灵(无人),小静(无人),小萌(筱幽),小幻(无人)。du报到liao吗?”超帅气的老师 杰(无人)在做新学期点名。 
  “报到了!”积极灵儿后人兴奋地说! 
  “那消极灵儿后人:小絮(无人),小馨(无人),小兰(无人),小恋(无人),小黛(无人),小樱(无人),小艾(无人),小霏(无人),小梦(无人),小纯(无人),小柔(无人)。没有拉下的吧?” 
  “没有!”消极灵儿也不甘示弱! 
  “那你们班男生有几个?女生又有几个?看谁先shu好!开始!” 
  。 。 。 。 。 。 (三秒钟过去了,大家了连1|4都没数到,只有…。) 
  “老师,有12个女生,4个男生。女生有:我,小月,小静,小萌,小馨,小兰,小黛,小樱,小艾,小霏,小梦,小柔;
男生有:小灵,小幻,小絮,小纯。”不愧是小恋啊!不但聪明,记忆力也超强的耶!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小恋就能把名字记到,厉害~! 
 “啊!”同学们惊呼! 
 “小恋,谢谢你了。在还没开学时,我yi经到各位同学家进行了家访,大概地了解了同学们的特长,可以给大家发奖状了!”不愧是高级教师,杰啊,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哇!发奖!”同学们立即对这位新老师产生了兴趣! 
 “智慧星:小恋;
绘画星:小艾;
歌唱星:小萌;
天文星:小黛;
文学星:小樱;
体操星:小灵;
武术星:小幻;
辩论星:小霏;
历史星:小兰;
可爱星:小梦;
漂亮星:小静;
乐观星:小纯;
地理星:小絮;
戏曲星:小月;
柔道星:小柔”杰说!

所以当我们某天回想起来的时候,便如老jiuqi坛,酒xiang四溢。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

我想我是一朵yun彩,漫无目的地在天空游览。我路过山峰,感叹zhou它的高耸,赞美着它终年不化的积雪;我划过田野,静静地望着,望着戴草帽的小小人儿,多么辛勤,望着满田稻谷金闪闪,晃花了我的眼;我穿过雁群,与它们作ban向南方飘好远好远,却迎来一阵风,把我吹离了大部dui,再看时,我已急流回到原来的地点。我找到了云海,那里是我依恋的港湾,随意地往上一靠,便融作文http://www.zuowen8.com入了其中,继xu着我漫漫的旅程。我是悠xian的。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泰国儿童洪水中“淡定”玩球!

昨天晚上,wo作了一个神秘的梦。 
  我变成了一个特工,我的任务是打败陆遥(我也bu知道他是什么东西,既可以变成兽,又可以变成人。)。 
  我来到花园里,这座花园特别古老,里面有很多珍贵的动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花园里怎么会有珍贵的动物?)。我坐在水池边,等待着陆遥的出现。 
  大约过了2小时,我要起身去别的地方寻找的时候,突然,在一个花坛里出现了一个跑动的身影,我仔细一看,是陆遥!我急忙拿出电棒,说:“电!”第一下没有打中,第二下还是没有打中,因为他变成一个大耗子,十分灵活。 
  “定!”陆遥显出了原形,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色短袖、黑色长裤、黑色斗篷的潇洒男孩。 
  “糟,他有定向棒!”我低语道,“我得小心点。” 
  “电!”我一下电中了他的肩膀,却不知为什么,我有点内疚。 
  陆遥捂着肩膀,逃走了。 
  我急忙呼叫总部:“总部总部,陆遥手里有定向棒,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总部把我的电棒升级了,又给了我一条绳子,并告诉我怎么用。 
  第二天,我又来到公园等着陆遥。 
  陆遥来了,这回,他是变成人出来的,而且手里还抱着一只小猫。 
  “哼,上次是你走运,这次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陆遥说,“去吧!” 
  只见那只小猫一落地,也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令我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少女手里居然拿着绝版的银光电光棒,只要稍稍一对准,人马上会被烤熟! 
  “大家快跑!!!”我大喊。 
  大家注意到了少女和陆遥,吓的纷纷逃脱。 
  我趁着混乱,加入了逃跑的人群中(我有点窝囊啊,呵呵)。 
  突然,有一个勇敢的男人,用绳子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陆遥和少女抓住了。 
  我问少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女回答:“是陆遥逼我这么做的!” 
  “陆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 
  “哼,不为什么,因为我是特工!”陆遥ling淡地说。 
  我不在说hua了。 
  大约过了1小时,到达了目的地,陆遥突然挣脱绳索,跳了起来:“哈,今天你们全得完蛋!定定定定定定定!” 
  我们(包括那个少女)都被带回了陆遥的城堡,关进了监狱。 
  我问那个少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陆溪,是陆遥的妹妹,我们的家族都是会变身的。”少女说。 
  我又问她:“你恨你的哥哥吗?” 
  陆溪说:“我不恨,但是,我一看见他无辜伤害人,我就恨他!” 
  “那……那咱们逃跑吧!”我试探着问。 
  “谁说要逃跑啊!!!” 
  “是陆遥!”陆溪听了出来。 
  “不愧是我的妹妹,我的声音都能辨别出来。那么,你认识他吗?”陆遥指着一位少年说道。 
  “是陆羽!”陆溪又猜了出来。 
  “哼,没错,他就是我的弟弟,陆羽。”陆遥说,“但是,你们也是白认识了,因为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大家躲开!”我大喊一声。 
  我用电棒狠狠地电了陆遥一下,又用绳子把定向棒拿了过来。 
  陆遥的胳膊被我的这一击点得特别麻,渗出了血迹。 
  “陆……陆遥,只要你弃暗投明,我就会给你解药的。”我说,但是心里不禁后悔起来,我后悔对陆遥做的一切,也后悔刚才对陆遥说的话。 
  “哼,你们……休想,我,誓死,效忠,黑暗,总部!”陆遥铿锵有力的话却吓坏了我,忙说:“陆遥,请原谅我,我这就把解药给你。” 
  “谁要你的解药!拿……拿走!”陆遥说,但是好像越来越难受了,血变成黑色了。 
  “我,宁死,不屈!”说完,陆遥头一歪,咽气了。 
  “陆遥!!!!!!”我用最大的力气掰开钢管,扑到陆遥身上,痛哭流涕:“陆遥!我真后悔,我恨自己。其实,我是喜欢你的,你很潇洒,你很聪明。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天天看见你,陆遥,你快点醒过来吧!!!” 
  陆遥没有醒过来,但是我的眼泪却流成了河……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

老师shuo:“zi如qi人。”我觉得确shi是这样。

无yi聚散,不wen喜bei,这便是烟huorensheng。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第二章 
  做好了早餐,周雪轩把各种盘碟有序的摆放在餐桌上。“你姐姐呢?”周雪轩反问羽希。羽希淡淡地回答:“还在睡觉呢!”周雪轩扯开嗓子大喊:“羽菲!快来吃早餐了”羽菲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挠着头。羽希看到这情景,不禁埋怨不公平,可在这个家,一点发言权都没有,只能逆来顺受。 
   只见徐缔急急忙忙的拿着公文包,身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快速跑向玄关,“那么,我先走了,今天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等一等!”周雪轩温柔的对她的先生说,“领带!”然后走到徐缔身边帮他打好领带,目光一直望着徐缔的身影,直到消失。 
  羽希大口大口的吃着妈妈煮的面条,她忽然感到饿极了。坐在羽希对面,冷眼望着羽希,心中又有一团怒火要喷向羽希:“女孩子吃饭居然就那么没有仪态吗?”羽希停住了,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母亲的脸上。雪轩一边唉声叹气的收起还没动过的筷子,一边对羽希说:“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丢脸的家伙,唉!”又是一阵叹气声,这些话一直在羽希的耳边xiang起,她默默地吃着面,面,凉了,没有一丝温暖,而她的心,也凉了… 
  “妈,我们走了!”羽菲的声yin在周雪轩的耳畔响起,这才让雪轩的心好受一些。 
  姐妹俩背起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德仁学院”,走到这里,姐姐又向下一个街角转去… 
  羽希默默的坐到位置上,默默地拿出了语文书。 
  星期一的早上,羽希起床了,用双手理顺了下凌乱的黑发。又要上学了,她想着。她不太喜欢上学,不是因为功课的缘故,也更不是对读书无兴趣,而是她怕听到同学们的讥讽… 
  吃过早餐后,她背起书包往学校走去。学校的门口有许多人站着,羽希好不容易才挤进来了操场。“又不是新开学,怎么那么多人?”不少同学抱怨的说道。 
她又像往常一样的走进教室,默默地走向自己的位置。她最爱这个近在窗边的座位,无聊时可以转向窗边欣赏那迷人的风景、飘逸的白雪。 
  坐在她隔壁的顾小扬拍拍她的肩膀,羽希回过头来,心想:“他要来干嘛?”“喂!徐小姐!”顾小扬轻佻的说。羽希一直讨厌这种傲慢的行为。 
“没干嘛!”说完,便把他da在肩头的手拨开。“我要看书了,不要打扰我!”“喂!满十三了吧?”“还差三个月。”羽希一本正经的回答。 
  “呵呵!你得叫我哥哥,我都十四了耶!”顾小扬骄傲的说,还特意得用手托了托那黑色镜框的眼镜。 
  “拜托,你别耍帅了!”羽希有些不耐烦了。顾小扬是全班最爱讲话的人,很多女生都非常喜欢他,而羽希却有些讨厌这个男生,她讨厌这个男生话太多、太骄傲。不过他又是全班和羽希讲话最多的人,而她,却没有过一个真真正正的朋友。 
  上课铃响了,同学们纷纷跑回自己的座位。羽希安静地收好只阅了六页的语文书。顾小扬专注地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有着瓜子脸,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稚嫩的唇很少打开说话,一头迷人乌黑的秀发,看起来好迷人,好迷人… 
  “请顾小扬同学朗读第二自然段。”老师说。顾小扬这才回过神来,拿起书自信满满的念了起来,整个教室里立刻充满了他洪亮的朗读声,全班女生的眼睛都发亮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念完后,班上响起了一阵极之热烈的掌声。他微微一笑,表示回礼,然后坐下。 
  冬天的傍晚显得清冷,蜂蜜光泽般的彩云显得幽雅,夕阳的微光照着每个学生的脸,羽希好爱这种宁静的感觉。她吸着冬天的寒气,也恨不得把自己的冬天变成夏天,尽管一点点暖都好,起码温度不会太低…… 
……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回顾历届冬奥吉祥物

【前言】 
  2029年,生化病毒已经席卷了全球,政府开始修建隔离围墙,yi防大批de僵尸涌进人类现zai仅剩的1000多万平方千米的领土上,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僵尸在人类的领土里。另一方面又拼命di隐瞒此事,在偶然的一次机会,由7名S.T.A.R.S特种部队的队员组成的一个小组,准备去执行一次神密的任务,这次的任务会不会蕅ie桓鼍薮蟮囊跄蹦兀课粗暮诎抵校褂惺裁丛诘茸潘悄兀俊狘br>           8月13日下午三点 天气:晴 
  正值炎炎夏日,尽管越野车打开了窗户依旧十分炎热,因为为了节省汽油我们没有打开空调。那坐在我旁边的是中国炎龙战木小队的队员——李翔,他可能是为了使自己liang快一点,而在那里“打坐”,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问我有没有听说过中国的一句话:“心静自然凉。”这可真是荒谬,要是心静自然凉的话,人死了之后尸体变得冰凉也是因为“心静自然凉”了?我将自己的疑问讲给了他听,他笑得很厉害,他可真是个怪人。坐在我前面的是韩国大名鼎鼎的特工——崔志云,她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现在还能哼的出歌来,要知道,我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再看见一个村庄了,而且除了我们几个人,我们这几天没有再见到一个活人了,一路上只有僵尸,到处都是僵尸,遍地的僵尸,成群的僵尸,我们这几天闻到的味道除了僵尸身上的鲜血味,和遍地的腐尸味,还有自己身上的火药味,和那几块压缩饼干的淡淡香味以外,在没闻到其他的味道了,而且车上的食物也快不够了,汽油也非常少了。崔志云旁边的是格蕾丝这位博士,据说这次的任务是就是找到T病毒,G病毒的根本来源,而格蕾丝就是关键人物,她已经取得了化学博士和生化技术学博士这两个双重学位。坐在崔志云旁边的是S.T.A.R.S中著名的军花——娜塔莎,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位精英狙击手呢!坐在副驾驶的是707部队的一个家伙好像叫什么蔡明吧,那天出发时遇上的几只僵尸都是被他用刀干掉的!开车的就是我们的队chang——以前海豹突击队的行动指挥官——史特尔。哎呀,一下写了这么多,手都酸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好了。 
  下集预告:史特尔带我们误打误撞来到了一个小镇,小镇上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是僵尸?是食物和汽油?还是救世主的到来?一切真相尽在——生化危机之杰拉德日记:杀机重重的小镇!唐朝高阳公主简介[忘了下雨] 
 烟火大会散场的时候,又是一样的拥挤。人们继续亲密接触着,然hou互不相识地消失各个角落。 
 语嫣说,再过几分钟就会下一场小雨的,帝国城的降雨来自圣泉,并且从古至今都是有规律的。便不存在天气预报。不是预报,是绝对的。可是谁说有些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有规律的东西就一定不会出现偏差,或者直接停止。就比如说每天早上离家时男友的吻,说不定哪天就这样戛然而止地断掉了,停止了——可是明明在不久前还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是必然。 
 雨没有下。 
 周围的人群都有些诧异地议论了起来。 
 “是不是老天忘了下雨了?”语嫣微微地笑了起来。 
 “忘记?” 
 路灯昏黄地照在地面上,晕出一小道柔和的伤口。断断续续地划开夜色,划口中间的黑暗也就突兀起来。记忆li很久以前,hikaru坐在屋顶上等母亲回来。她缓缓地呼出气,气流推动了她手上小小的风车。呼呼地转。很久很久,夕阳都落了,晚霞都散了,星辰都铺满天际了。还是没有在远方森林小路的出口看见母亲的身影浮现。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不断地深呼吸。 
 不断地告诉自己下一秒,就能够看到想看到的景象。 
 不断告诉自己,就在下一秒,所以要继续等下去,所以不要离开。 
 不断地用嘴巴缓缓地吐出气,推动那个已经被手掌心的汗水融合得发皱的风车。 
 不断地……重复着,一切一切。 
 但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在房顶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被母亲慈祥的笑脸喊醒。阳光刺眼地划过睫毛,形成一道耀眼的霓虹,落在视网膜上。hikaru翕动着嘴唇,“为什么,不是说好,昨天晚上会回来,和我过生日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为……”变成小声的啼哭,声音嘶哑冗扯,啜泣。hikaru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生日,妖精是只能过一次生日的。就是6岁那年的生日。 
 象征成长, 
 象征要一个人去旅行, 
 象征即将离开一切,包括出生的地方,包括家人,包括朋友,包括每天围着hikaru汪汪叫的小小,包括某些清晰模糊温暖又有一丝丝冰冷的回忆,包括很多很多多愁善感,包括爱哭的习惯,包括哭泣的时候被紧紧搂住的臂膀。 
 却得到一句。“忘记了,对不起。” 
 就像忘记了下雨一样。 
 劫难还在后面。先出场的总是细微的心痛。 
 [镜子] 
 回到南宫的时候,hikaru借口不舒服,想先睡下了。于是就退出了正厅,向房间走去。红木制的门吱吱吱吱地响,宛若夏末树枝上的蚕。聒噪,却又充满伤感。 
 在床上坐下,恍惚间想到什么。关于夜,关于小白,关于少年。关于什么什么宿命。 
 拿出随身携带的镜子,头顶的火烛盈盈地出现在上面。伴随自己憔悴惨白的脸。今天,就是女神每年都会出现的日子,对ba?所谓的规律,又会停止吗?镜子上,青蓝色的光芒窜出来,在空气中隐隐瘫着。软软的气息,打在镜子上,出现雾气后又迅速消退。 
 女神。 
 一样的轻言轻语,如轻风在耳膜上呼呼地震动。“你喜欢他么?” 
 hikaru确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夜,喜欢小白,喜欢少年。只是觉得自己在冥冥之中来到了这里,可又说不清具体的理由。脑袋里一片混乱。要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他的话,也应该是没有结果的单恋吧?单恋是一只在狂沙中御风飞行的燕尾蝶,最终被掩埋,在时光的潮流中湮没。纸鸢纷飞,缠绵悱恻,可有谁为终结了的燕尾蝶掉哪怕一滴眼泪?黑色的,落魄的,灵魂。 
 “让我告诉你吧。你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或许一开始你只是想要回到这里,找到少年,然后,想要报答什么,想要完成什么,不是吗?你的夙愿,我能够感受得到。可是,渐渐发现自己,或许是喜欢他,对吧?所以想要赖在他的身边,以为只要不露出破绽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可是你忘记了吧?就算这样,神灵还是会察觉到得。条件反射一般,只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会直接影响到,帝国城。 
 想到了吧?刚刚的雨。没有下呢。” 
 镜子上的光芒渐渐消失,hikaru竭力去用手指抓扯,却发现时徒劳的。但女神离开前留下一句话,“落雨神社的仪式,记得吧?不过,一切得看宿命了。”眼泪哗啦啦地砸下来,清洌。宿命,是这个宇宙不变的定理吧?好像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但,宿命其实不是这样的意思吧。永远没有人可以预知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只不过是说,一切如果发生了,就无法改变。就成了宿命。是这样的意思。 
 所以如果未来发生而来那样的事情,对于现在来说,那样的事情,也就是宿命。 
 可以选择改变,也可以坐以待毙。 
 [虚无] 
 烈日持续了很久,坐在水潭边上,会觉得水面好像冒起了烟。淡淡的,恍若隔世。 
 “帝国停止下雨很久了吧?”语嫣轻轻摇着扇子,迸出来的却依然是热风。打在脸颊上,很不舒服。汗水则黏黏的,把衣服贴在皮肤上,去扯,牵肠挂肚一般,扯出缕缕腻感。“恩,原因正在调查。”夜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吐了口气。“其实,已经知道大致原因了。昨天城主请法师作法,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帝国城里出现了一只妖精。得快快捉到才好。” 
 “为什么有妖精就会停止下雨啊?”语嫣天真地问着。 
 “不知道,很久以前就这样了吧?人类的世界,是不能让妖精踏足的。几年前,就是那样吧,又那么一天,没有下雨。就是发生大火的那天。” 
 “那么,怎么才能捉到妖精啊?” 
 “其实,我们根本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能用什么办法。”夜摆摆手,很无奈的样子。 
 “那几年前那次,是怎么抓到的呢?” 
 “根本不是抓到,是那只妖精自己跑走了吧?” 
 hikaru在一旁,背脊上已经开始直冒冷汗。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一切。坐视因自己而起的劫难,这不是自己最讨厌的吗?为什么现在会是自己这样做?好自私,就为了能够待在少年身边。宁愿和其他人一起忍受劫难。和看烟火不同的是,这并不是隔岸观火。自己本身就在此岸。 
 烟火。 
 放烟火时逝去的东西,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吧?hikaru咬紧了嘴唇。那些美丽的流光绽放的瞬间,到底是什么死去了呢?都永远没办法看到吧?因为它们是如此的渺小。如此形同虚无的存在。 
 很久很久以前的夏季,在充满绿光的森林中用神力看到了微小的它。一样是妖精却如此微小的他,以及他们。原来真的存在这样一群渺小的卑微的被别人掌控者宿命的妖精,活在枝叶间,不知如何快乐地释然地简单地存在着。成为了朋友。分享自己的故事,生活,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夕阳,黎明。但就在某一个夜晚,hikaru和他一起来到了人类世界,帝国城的上空。 
 比前几天稍稍规模小了一点的烟火大会。看到火光噌噌地冲上来,在他身边爆开。 
 所以逝去的,就是他这样的,微小的,生命。 
 而人们依然在欢呼,在仰头观看,在海誓山盟,在说这什么“下次还要再来。” 
 于是就在帝国城遇见了小时候的少年,也就是小时候的夜。和他玩了一天,去了很多地方,很多角落,唱了很多以往没唱过的歌。“对了,你要去我的秘密基地看看吗?”少年嘻笑着,夕阳纯粹地撒在他脸上。可是下一秒,四周闪起烈火,崩塌的声音。火光中,暗夜中。 
 少年的身躯。 
 只能让hikaru一个人钻出去的地道。 
 离开,远远望去。还真的是很美丽的火光。大片大片在空气中盛开直至凋ling。化作虚无。 
 [我记得你] 
 扑在被子里,眼泪被被单逐渐吸干,映开深深浅浅的褐色。窒息一般,喘不过气,可却依旧把头埋得越来越深。以为这样就能表示自己知道过错,或者说以为这样就足以赎罪。hikaru刚才经过小巷尽头的时候,看到一扇半掩的门,时光的纹路清晰地刻在上面,边缘有裂开的痕迹,被呼喊声震得颤栗起来。透过门缝,看见双手朝天空乱抓这的老头,嘴角干裂,眼神里是干涸了的绝望。 
 不断地喊着什么我要水。 
 然后头一偏就不省人事了。旁边的亲人在哭喊着,似乎想要依次换会死去的灵魂。可是没用的,声音渐渐平缓了下来,变成紊乱的干咳。水,水,水。 
 究竟还是自己的错。hikaru的喉咙开始发出哽咽一般的声音,身体里某处正在迅速分泌这激素。呼吸停止一般,恍若一个世纪长短的慢镜。 
 语嫣推开门,被眼前hikaru的样子吓住了。精灵的长耳朵,暴露在从窗口透进来的风里,几颗耳钻隐隐闪烁着。整个世界仿佛都没有了声音,只剩下惨白的天光,把自己刺得睁不开眼。一刻间融入到某个过往的时空,熟悉的镜头一阵阵划过脑海。然后便是如同御风飞行一般,越过一张张笑脸,喜悦,悲伤,或是什么……迅速翻了很多页,泛黄日记 
  
 许久以前,童年的语嫣,和父亲一同走在树林的深处。阳光晃晃地射下来,被叶子搅得细碎。殷红的夕阳,就快落下去,云朵在天际旋成简单的花。远方的屋顶上,一只小精灵在摆动着细小的腿,脸上映满了红色的晕,并不断用嘴巴缓缓呼出气,去推动着风车。虽然离得很远,但总觉得,她在等待着什么,眼眸里反射出的光芒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 
 “爸爸,那是什么?”语嫣扯了扯父亲白色衬衫的衣角,由于长时间的行走,衣领部分已经开始沾染上汗渍。起风的时候,能够轻而易举地翻起那里,和着父亲英俊的面庞,形成一幅优美的画。 
 “妖精。不属于我们的世界的东西。”父亲笑笑,眼眸里是转瞬即逝的沧桑。 
 “爸爸,我想把她带回家。”语嫣。 
 “不可以的,我们和他们永远也没办法真正生活在一起的。即使去努力,即使去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也是无济于事的。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就不能在一起,要不然分别得时候会很痛的。懂了吗?语嫣。爸爸,也曾经喜欢过一个妖精呢,只不过,没办法的。没办法的。” 
 “是谁?”语嫣嘟起嘴巴,想要套出父亲的话,然后去和母亲告状。单纯而稚气的想法。 
 “那只妖精的母亲。”父亲抬起手,指着哪里? 
 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又迅速逃窜开。长长的银发,尖尖的耳朵,淡蓝色的皮肤,张口的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下去了。“额……”“额……”然后措手不及地逃亡相反的方向,在日落的余辉中渐渐消逝不见。形成不可追溯的点。 
 都说了。 
 永远没办法真正在一起的。 
 分别的时候会很痛。 
 再次见面也是一样。 
 再睁开眼,hikaru已经恢复了人形,站在语嫣面前。虽然眼泪被擦干了,还是能看出几条泪痕。hikaru刚想转身走出房间,却被语嫣拉住了。“我记得你。你就是,那只小妖精对吧?”hikaru淡淡地笑了笑,无力的动作,只是用肌肉去牵引而完成的。“但,很快,你就不会再记得了。” 
 随便就夺走别人的记忆,真的可以吗?那些别人所认为一辈子也不愿意丢的记忆,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被你抹掉了。为了维护你能自私地留在心爱的人身边,便这样被你用沾满欲望的双手抹掉了。 
 果然呢。 
 我记得你。 
 曾经。 
 我是想说,那时的自己就很希望,有一天,能给你——那只孤单地坐在屋顶上晒夕阳的妖精——友情的。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不属于一个世界的人。 
 [安静] 
 夜大口地喝着水,喉结上下翻动,于此同时的烦躁,空气的摩擦声。奉城主的命令,说是法师预言到南山上有什么古老时候遗留下来的琉璃碎片。作法候能使妖精灰飞烟灭。其实不希望用这种方法的,能够明白其实妖精并不是想要这种结果的,对吧?并不是想要让帝国城陷入缺水的危机才来到这里的。一定是为了什么,一定是想要守护什么,一定是这样吧?于是就自私地留了下来。 
 或许有什么办法可以引妖精出来,然后好好地让她离开的,对吧? 
 夜知道,自己小时候也曾经和一只妖精疯玩了一天。他对妖精说,自己真的很想到妖精的世界去看看,那是怎样的地方?因为听妖精讲,那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自由的,还有大片大片四季满开的樱花。于是对妖精说起了自己的愿望,就是能够和喜欢的人安静地在那样的地方,慢慢地生活。 
 可是,在想要和她逃离帝国城之前,发生了火灾。 
 就是这样把?注定不可能的。离开自己原有的世界去往另一个地方。注定不可能的。 
 “走,快走,带着我未能离开的遗憾。去往这世界愿望实现的地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统领,怎么办?城主吩咐过说一定要在天黑前找到琉璃的。”多嘴的侍从,被赐了一个白眼。便再没有人开口说话。安静得如同时间停止了。 
 真能停止的话就好了。 
 [无关的话] 
 所有的梦里,我们不断挣扎着往前跑。四周一定是成群的伙伴,手牵着手,脸上扬起从无真实出现过的最纯净的笑容。就这样,影子打在碧绿的草上,缓缓地前进着。穿过了10岁14岁16岁18岁,然后驻足在很久之后强迫自己找回原先的那些。 
 对不起,喜欢你在路上遗忘了。 
 对不起,青春在风里消逝了。 
 对不起,毕业晚会上说的要做一辈子的朋友请当做信誓旦旦吧。 
  
 好了,可以继续了。 
 [落雨冢] 
 落雨神社的仪式,怎么可能会忘呢?住持由于生病没有来,空旷旷的院子只有hikaru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由于天色暗下来开始觉得冷。鸡皮疙瘩从手臂一直到后背。用力想用双臂蜷住身体。眼前的地面上出现自己茫茫的影子。 
 已经没有在想什么了,只等待着繁星满天,然后一个人淋雨。这几天帝国城都没有下雨,不一会儿却要在神社这里下起粉色的雨,是不是很嘲讽呢。小的时候,每一年都会和母亲去往风的街道。传说那里是这世界愿望实现的地方,风铃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让hikaru觉得,自己在那里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每次去都会用小纸片写下愿望,然后小心地折叠起来,折成很漂亮的方块。挂在街道尽头。 
 愿望真的一次又一次的实现了呢。 
 2岁时的想要养一只小乌龟,3岁时的想要在荡秋千时荡得很高都不会怕,4岁时的想让妈妈变漂亮点,5岁时的晶莹的耳钻。只不过也有例外吧。hikaru这样想着,因为在那次大火之后,她带着少年的愿望,来到了风的街道。小心翼翼地写下来,一样折成很好看的形状,然后挂好。 
 可是呢,少年依旧没能够和喜欢的人,在精灵所在的森林里,安静地生活一辈子。 
 所谓的规律又一次暂停了一次。 
 星空的样子慢慢浮现在了地面上,发出若即若离的微光。抬起头,发现手上也落了些,星星点点的,白色的,颜色深浅不一。不知道自己的眼眸里是不是也落了些。 
 踮起脚尖,气流迅速从地面升起,吹起hikaru的长发,在月光下往外不断甩着光。鼻尖上的小亮点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水汽。心理面迅速澎湃的血液,把爱与痛泵出了指尖——一束束的粉色电流。在天空之中盘旋候,像是一落千丈的浩劫砸在地面上。没有形成一滩滩的水,而是直接融进了地底。 
 “hi to yi,a na wa ji yo”融进去的雨水开始从hikaru脚底蹿出来,变成缤纷的樱花瓣。 
 “kayo,a i mo,en na wo”宇宙的另一端,女神的羽毛。 
 “kang bo wa,ya ki lu”用最虔诚的祈祷,换来能够和你在一起的方法。 
 听到了吗?—— 
 ——恩。 
 [繁花]  
 为什么,有什么理由不被允许。究竟是做错了什么,很单纯地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单纯地想要给她保护或者被他保护,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两颗心,犹如紧贴在一道透明的屏障上。看似很近了,其实永远没办法真正触碰到对方。 
 呼吸到的是隔着断层的气息。 
 我们明明近在咫尺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如果没办法通往你的身边,我讲化作流星,撕裂这场命运。 
 即使粉身碎骨。 
 即使成为落尽的繁花。

唐朝高阳公主简介:美日印马拉巴尔演习开幕

泥土的清香?心中那道沟渠被打开,往shi如流水般潺潺而出:那xi阳下斑鸠乐鸣,那老屋前枣香四溢,那余烟中夕阳睡qu,还有那片故土殷切盼归……许久没有回家了,那生我育我的乡巷,那层童颜斑斓的记忆。不知村头的那棵柏树是否依然健在,也不知那片故土上是否演绎出新的作文http://www.zuowen8.com文明,创造新的希望。总之,那抹褪去的乡村色彩在心中播种、发芽、成长。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系职场纠纷非恐袭?!,中小学开学首日,引渡案进入实质性审理阶段!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