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眼镜一齐竟拥有多贼脏?你的眼疾能就从此雕刻到来

青县不锈钢板的标价水波纹修饰板

猫国物语:蜜蜡是越黄越好吗?好的蜜蜡会拥有哪些特点?

2019年10月23日 05:12


  2013年的夏末秋初,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再一次被一档火热的节目所“占领”。不过这一次,节目里没有了“好声音”,没有了“好男孩好女孩”,也没有了“好工作”,一群中学生,几个主考官,还有四个用来听写词语的普通田字格,成了这档节目呈现给观众的所有。然而就是这样一档“简陋”的节目——制作成本不足《中国好声音》的10%,收视率却直逼同期播出的“冠军”《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神奇效果,是一档名为《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节目带来的。
  没有明星,没有话题,没有炒作。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档平淡简朴的节目自8月2日开播以来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蹿红,甚至一度获得全国第二的收视率。央视科教频道在仅播出两期节目之后,就将其提到了黄金档播出。央视一套综合频道更是打破惯例,在每周二晚跟进播出。
  尽管节目看上去就像学生时代的一堂词语听写测试,但荧屏前的大部分成人都考了低分:撇去“裂璺”“尥蹶子”“荦荦大端”这样的生僻词,即便是“吝啬”“坍塌”“癞蛤蟆”这种常见词组,也遭遇了高错误率。“汗颜”“羞愧”是电视机前许多观众的共同感受,而习惯电脑输入后的提笔忘字更是成了人们的共同问题。
  就这样,一场静悄悄的听写大会,锁定了数字时代所有人的书写尴尬。


  让我想一想,在学写字的年纪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每天一篇写字作业。蓝色的田字格本封皮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班级和姓名,那个歪歪扭扭的名字估计全世界只有老师认识。里面绿色的田字格里,布满了铅笔画过之后,橡皮再擦除的印记。写了擦,擦了写,就差把薄薄的一页纸擦烂了。这个字怎么这么难写?
  上语文课时,老师听写,抽查人上黑板写。于是不幸,我被抽中。站上讲台,拿起粉笔,听老师念下第一个字,然后颤颤巍巍地落笔。于是,几个字的书写漫长成一个世纪。好不容易写完了,还没走回座位,就被老师叫住:“这个字是这么写吗?”是啊,没错啊,我想点头,看了看老师的眼神,又有点迟疑。老师拿着红粉笔在旁边大大地画了一个叉:“你在书写的时候笔顺错了,你都没发现吗?我说过多少遍了,这个字,要先写里面的一横,再封口儿……”
  上了四年级,田字格渐渐退出了我的学习。虽然还在学写字,可是更多的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还有就是掌握一项技能。这算一门技能吧?虽然当时的我对“技能”这个词还没有明确的概念。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到了大学,汉字书写一直出现在生活的角角落落,可是我对它却有了渐行渐远的感觉。“键盘时代”的到来,使得拿笔变成了一种奢侈。天天敲打键盘,提高的只有拼音水平罢了,而文字却沦落到“你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的尴尬境地。“提笔忘字”的情形竟然也出现在了我—— 一个汉语言专业的学生身上。
  这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在我生命中的那些年,我与汉字结伴而行,但是却不知道在何时,丢失了对它最基本的敬畏与尊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于汉字书写的态度越来越草率,有时候即便写错了,也不会在意,反正“看懂”就可以了。而在网络中,错别字的使用俨然也成为了时尚。刻意追求书写正确,反而成了一件费脑力的事,就让我们把这一切都交给输入法吧。对于汉字,意会即可。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这么多年来,我真的只是把汉字当作一种技能了。但即便是技能,我真的认真用心地掌握过它吗?
  终于有一天,我意识到,我丢失了汉字的那几年,再也找不回来了。因为,我丢失了对汉字的一颗虔诚的心。猫国物语
  子衿说:张宇笔下的大侠不是金庸大师笔下忧国忧民的“郭靖”,也不是《三侠五义》中仗义疏财的侠士。这位“大侠”没有星眸剑眉的长相,也没有仗剑行天下的潇洒,通过张宇的描述,我更愿意将她看作一位江湖中柔情似水的女儿:长长的卷发,红色的裙子,直爽的性格,对待每一个人真诚的态度。这一次,张宇从想象回归现实,用轻松幽默的语调向读者娓娓道来她与这位“侠之师者”的美好往事。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一两位无法忘怀的师长,他也许和蔼可亲,也许不苟言笑,但他们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帮助我们成长。借此文向全天下的老师致一声:“您辛苦了!”
  上她的课,我总是最积极的。有一种莫名的、不可言状的、难以捉摸的热情在鼓噪着我展现自己。 ——题记
  正如你在题记中所看到的那样,打上她的第一堂课起,我的心里就有种奇妙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了。她像夏日来得那么突然而又炽烈,霸道地横在我的生命里,从此再也无法割舍。
  “……关于黛玉的爱情,有浪漫的邂逅,有相识相知的宝玉,却在封建社会被蹂躏,被践踏,被黑暗拉进深渊。这样寄人篱下的爱情你要么?所以,要想支配、改变一切,先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风流才子——青莲居士,或许你曾看到过他狂放不羁的豪情,或许你曾沉迷于他瑰玮绚烂的浪漫,但无论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他,还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他,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个会拿起笔杆子,卖弄那么几下笔墨的凡人,他的华丽辞藻是流传千古的,可在盛唐,他对家室、对工作真的也如他的诗作一样名垂青史么?事实证明,小资、清高都是折腾人的玩意儿,想要享受生活,先给我挤过高考那座独木桥!”
  ……
  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对,这就是“大侠”的讲课风范,充满活力与激情,带着情绪与想象,永远语出惊人却含着满满的正能量,轻易就俘虏了你那常常不在状态的注意力,告诉你社会的险恶,强迫着你去成长,去接受这个并不完美却又不失风韵的世界。
  依旧清晰地记得第一堂课,她穿着一件火红的长T恤步入教室,恣意散落在背上的长长的卷发这时却应景地飘起,令我眼前一亮:“侠女!”于是,我的语文老师——贺学琴从此就被冠上这么一个独特的外号!也难怪,她每天都踩着铃声风风火火地进教室,每一堂课都像是一场声情并茂的演讲摄人心魄。语文世界里的她变得招摇、狂放而又自负,她像个王者一样轻易拿捏着一切。她将古典与时代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带来纯粹澄澈的文化之流;她赋予时尚与青春最独到的见解,像灿烂的太阳花,盛开在那个聒噪不断的夏日,暖暖的,香气四溢。
  好吧,我承认我是被这朵“美好”的花儿给荼毒了思想,她的一颦一笑,无不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影响着我,鞭策着我。于是,我对文学有了最初懵懂的追求,就像不经意间跌落到了一场太过华丽的梦境,即使有着连肌肤纹理都清晰可辨的清醒,也都不再醒来。语言质朴的《诗经》,辞藻华丽的汉赋,平仄有致的唐诗,雅俗兼具的元曲……它们疯狂地渗透到那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满满当当。我微微皱眉,然后,语文成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长起来,在分班考试中,我的语文稳稳成为班里第一。
  第一?分班?是啊,在饱尝了N次语文成绩雄踞榜首的甜头后,“分班”这两个字就大剌剌地摆在了高一的尾巴上,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
  再没有课上那抹精神抖擞的身影,再没有激情处轰轰烈烈的爱情观。她像狂风暴雨般呼啸而来,却又倏地消失不见,空留一地的回忆,突兀、空虚,却霸道、强势,让我忘不掉,摆脱不掉。她像融进了我的生命,又被硬生生地扯出来,真真切切的疼痛,双眼清晰了又模糊,离开——最终我还是带着不舍与愧疚离开,我想说其实我能考得更好,其实我是那么不想离开您……
  那个夏日,阳光明亮、干净却匆匆流逝。2013年的夏日,语文时间被一位留着“地中海”式发型的老男孩所代替,也许“老男孩”这个名词不怎么适合他,因为他是那么沉稳、内敛和不善言辞。可我还是习惯这么叫,大概因为这偶尔还带有点儿大侠不羁的味道吧。再次提笔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那么想她,那么想,那么想。
  其实,在校园里偶尔还是能碰到她的,依旧是火红的长T恤,恣意披散的卷发,只是随着越来越少的问候过后,我的心里会有莫名的失落,生疼。我想我的夏年锦时是要翻到下一页新的篇章了,带着我那么敬、那么爱的“贺大侠”落幕,留下一个不算完美却也并不糟糕的圆点结束。
  第一次,我对着镜子深呼一口气,然后那么难看却又放肆地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回荡,回荡,经久不散。
  夏日在,梦想在,那个侃侃而谈的“贺大侠”似乎正微笑着阔步走来。
  创作谈
  张 宇
  其实,写这篇文章是缘于校园的一次征文活动,当看到要写自己熟悉的老师且必须表达出其个性魅力来时,我就笑了,有谁能比贺大侠更独具个性呢?瞧她那正气凛然的步伐,气宇轩昂的神态,简直风度翩翩,具有侠者风范。于是乎,在鄙人的鬼斧神工下,一个睿智、豪放的“侠女”形象就诞生了……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独具慧眼呢!当然写作的过程还是不那么轻松的,在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基础上,想当初我可是熬过了多少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浪费了多少宝贵的美容觉才换来了它。不过将文章变成铅字真的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还是希望以后能再接再厉多多投稿,不辜负子衿姐姐的一番美意!
  贴吧展播
  柚鸟:2013年7、8合刊收到了,可是6月份的还没收到,这个现象正常吗?求解。 子衿:不太正常,可以把你的地址留下,编辑部补寄给你。
  精美书摘
  怀念是生命中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并非卑微。然而让我牵挂的人,我选择去忘记。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走得再远,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走得再近,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
  ——《远镇》

除夕,热闹非凡,家家做年菜,合家团圆,吃年饭,叙天伦作文http://www.zuowen8.com。这天,大街小巷弥漫着菜肴的香味,幸福之味。大人们在家门口贴上红红的对联;在家中贴上精美的挥春,挥春大都是“学业进步”“老少平安”“龙马精神”等吉利字词;在大门上贴“福”,过年贴“福”倒过来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倒着的“福”寓意“福到”,人人都希望过往的行人和顽童喊:“福倒(到)了,福倒(到)了!”

猫国物语

跟着长辈拜年去,一串串祝福满天飞:“祝您新年快乐!”“作文http://www.zuowen8.com祝您健康长寿!”“祝您心想事成!”“祝您阖家幸福!”……祝福的话儿甜蜜蜜,大家听了哈哈笑,个个红包入我怀。

猫国物语:收听我国科技父亲佬讲人工智能一齐竟是何以展开的?技术又何以改触动社会?

胡老师告诉我们,这些小书屋是学校为了“读书节”特意建造起来的,希望我们能随时、随地、随心阅读!

猫国物语

记得那是一节英语课,老师要求我作文http://www.zuowen8.com们拿出听写本进行练习,我却发现自己忘记带听写本了,怎么办呢?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一本崭新的听写本从我身后递了过来,“快写吧!”那声音虽然小,但我还是清晰地知道,说话的正是佳愉同学。我像遇到了救星,高兴的心情无法形容。那次听写,我得了100分,佳愉无私的帮助,给了我无声的鼓励。

这时,老师拿出了一张非常薄的纸,一卷双面胶,一个生鸡蛋。只见老师把纸折成雪糕筒形状,然后把鸡蛋放进去,我仿佛听到鸡蛋在说:“纸大哥,你可得保证我不被摔破啊。”纸在说:“放心吧!俺纸大哥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鸡蛋说:“那俺就放心了。”

猫国物语

正月初一的情景与除夕截然不同,好多店铺不开门,因为一年从头忙到尾,正好趁春节好好休息休息,会会亲友。

猫国物语:乌龟怎么分公母亲何以分辨乌龟公母亲

从小,爷爷奶奶就教育我要热爱祖国。

猫国物语

看完介绍,我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制造一个垃圾桶,一个拥有猪笼草捕虫功能一样的垃圾桶?这个垃圾桶能自动分解垃圾,也能自动散发出香味,吸引那些白蚁、蚊子、蟑螂等害虫。这样的垃圾桶既可以分解垃圾,不再让垃圾堆积如山,有利于美化环境,还能消灭害虫,有利于我们的健康,一举两得。我一定要努力学习,早日把这样的垃圾桶发明出来,为人类服务。

猫国物语:较强大冷空气到来了|冷空气|最高气温|气温


  本期嘉宾:黄韦达
  黄韦达,真人不露相,表面上是平易近人的高中学生,实际上是科幻达人一枚。
  大战ABC:科幻小说也是来源于生活的吗?那怎么区分科幻世界和现实世界呢?
  黄韦达:我觉得任何体裁的作品都是源自生活的。科幻世界里的事情可能在目前的现实世界里还不能发生,但将来是有可能实现的。
  晴天娃娃:看了你的连载,觉得开头有点不紧张呢。能透露透露后面的内容会不会特别刺激呢?
  黄韦达:前面是铺垫,从第五节开始就会变得很刺激。比较遗憾的是,由于这一次时间紧张,后面有一些设定好的情节没加进去,请多包涵!
  果果糖糖:你为什么不去当科学家呢?可以将你的想象变成现实。
  黄韦达:谢谢!不过当科学家也要有天赋哦!我是没这方面的才能。其实我是文科生,也不是只写科幻小说(基本上除了纯粹的青春文学,其他体裁的我都写,主打幻想类作品),而且我写的科幻文章都比较“软”,没有特别严谨的技术细节。科幻作家往往就是提出幻想,然后等待科学家们去实现。
  沉香:非常佩服你的想象力,可惜我是没有啦。虽然我也爱幻想,但是为什么我写不出好的科幻小说呢?
  黄韦达:爱幻想的话,肯定能写出来的!不一定非要是科幻体裁,童话故事什么的都可以啊。不要有压力,随性,随意,就当是讲故事,一步一步来!加油!
  太平洋的鱼:你是一个孤僻的人吗?听说常想象的人,都比较孤僻。
  黄韦达:确实是的。也许我就是个强迫性幻想症患者和偏执狂……
  贴吧展播
  叔四:我只是单纯想知道,大家拿到每一期的《新作文》之后,对于那本《文瀛副刊》是尽管是搭配主菜的配料,都认真看完;还是不是主菜不吃,随手一翻扔一边,吃不吃看心情,翻翻看到有兴趣的才看? 窗外凝雨: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从上期开始去掉了彩色封面,为低碳生活尽一点绵薄之力。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新正西兰GREENZOO奶粉进入乐友全渠道,妇人脉象的凹隐秘?,旷视科技:人工智能让海报营销完成仟人仟面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