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在手机多看几眼

民众感受航空器带来的飞行乐趣!

怪虾:一半房间暴露在外!

2019年10月18日 17:40


  一封长信啰啰唆唆,一句话泡开成一段,反而没什么看头。一封短信,却能凝结和省略多少待出口的话,珍贵得多。有些史诗电影,看久了颈椎比脑子疼,看过便忘。《瓦嘉达》是一部短电影,但有长话可聊。
  世界vs故土
  沙特首都利雅德是个矛盾的存在。一方面,来自发达国家的流行乐、帆布鞋、阿迪达斯已经占领了青少年的房间,黑衣下一色儿的牛仔裤蠢蠢欲动。这些来自遥远国度的用品已经成为当地人生活的默认品,青少年已经习惯用嘶吼的音乐和长辈对话。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影响着当地人的生活。如果瓦嘉达送给母亲的水杯下的“made in china”还不明显的话,商场老板声称的“中国进口的极具阿拉伯民族特色的手链10块钱100条”,便打消了瓦嘉达想把自己做的手链卖给老板的念头。含义再显眼不过,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抢占了当地人的活计,这也是全球化的必然结局。
  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双面“夹击”下,传统守旧的观念尽管茁壮,却也产生了一定的危机。以宗教文化为例,人们不得不对真主地位进行巩固,通过社团活动、电动游戏、知识竞赛等游戏化的方式进行潜移默化的渗入。认为“音乐会带来祸害”的母亲和渴望得到自行车的瓦嘉达的对立就成为一种缩影景观,母亲是根深蒂固观念的外化,当然,她对传统愈发坚守,之后的转变就愈发撼人。
  在中国的乡镇,传统与现代产生的化学反应也十分明显。在贾樟柯的《站台》里,渴望听到火车声,硬把裤子裁成喇叭裤的崔明亮,最终敌不过安土重迁的观念,沉睡在乡镇小屋的沙发上。主角瓦嘉达所渴望的自行车,和《站台》中的火车一样,是自由的道具,是和世界的一种交流与对话,也是面对当下处境的一种健康姿态。
  男性vs女性
  女权运动风起云涌很久,但尚未进入沙特阿拉伯的字典。女性依旧被众多枷锁所限制,她们外出必须着黑衣、戴头巾,不准大声说话,避免被男人听到。爱美之心,为男性让道。
  大多数女性和男性之间甚至不存在对立,因为女性首先默认黑衣这一存在,默认自身先天的低贱,其次默认自己是男性的附庸和财产。以母亲这一形象为代表,她买“漂亮衣服”首先考虑“爸爸会喜欢么”。衣服是争夺男人的武器,这是多么无能而脆弱的武器。同时男性不准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交往,仿佛女人是一件收藏品。
  同时,一如大陆电影中男性是女性的拯救者这一叙事策略,电影中的女人也吻合这一特征。高年级女孩和男生私奔,被男人解救,貌似获得自由,不过是从一个鱼缸蹦入另一个鱼缸。男孩的皮卡车尾上的喷漆已经解释过了,“我渴望你,我的宝贝”。女孩只是另一个年轻的娜拉罢了,是男性欲望的客体。同样,瓦嘉达和小男友的段落是影片相对轻松的段落,但其中潜藏的男性意志依然不能忽略。他对瓦嘉达的帮助也是一种拯救。这个“官二代”先是帮瓦嘉达找司机出气,她“接受”,但他借自己的单车给瓦嘉达骑时,瓦嘉达生气了。因为自行车后轮多了两个辅助轮,表现出男性对女性一贯的不信任。改装的单车像童车,女性就是男性最安全的“宝贝”,有意思的是,有多少女生正前仆后继地希望自己成为王子拯救的公主,买一双水晶鞋寻找王子。瓦嘉达要求卸去辅助轮,最后,小男友来了一句“你知道我会娶你么”,原来,友谊的面纱后,一切都变成了“彩礼”。瓦嘉达没有立马和“王子”订约,而是笑了笑,并未做声。
  瓦嘉达多次尝试发出女性自己声音的行为,无意中也在感染着母亲。然而彻底令母亲觉悟的,还是父亲最终为求子而娶妾,让她终于承认男性不再可靠。她最相信的最终崩溃。“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女性之间达成了和解,母亲送给瓦嘉达一份意料之中的礼物——单车。最后骑上单车狂奔的,不仅是瓦嘉达,还有母亲。
  规训vs反抗
  影片开始,老师命令瓦嘉达“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回到你的位置,成为核心喻指,而瓦嘉达所做的,就是不断地反抗,寻找自己真正的“位置”,追逐那辆象征自由的单车。
  瓦嘉达对“美”发自内心地不以男人为转移的“在意”。帆布鞋,紫鞋带,彩色发夹,手链,指甲油,都是隐秘无声的反抗。黑衣似道袍,裁剪掉女性身体的曲线。空间内绿色的地面,暖黄的墙壁,富有温馨的表面下,却是残酷的教条。一方面,为了生存,瓦嘉达不得不把帆布鞋的黑边涂黑。但她的野心,却坚定不已。
  单车出现在瓦嘉达的视野时是一个饶有意味的镜头。单车在疾驶的卡车货箱顶部,围墙挡住了卡车的身体,单车好像在飞。客观上单车仿佛无人驾驶地在飞奔,主观上它代表了瓦嘉达所向往的解放与自由。她开始“追”这辆单车。对她来说,“体面”的生活不是避免被男人看到,而是骑单车与小男友比赛。而女性骑单车是一个巨大的禁忌。她开始想方设法地攒钱买车。宗教知识比赛像《小鞋子》中的赛跑一样,为小主人公提供了一条达到终点的捷径。影片伊始就表现出对真主心不在焉的瓦嘉达开始全方位地了解这位真主,“功利性”的信教此刻竟显得有些可爱。尽管最终她赢得第一,但当得知瓦嘉达竟然大逆不道地准备用奖金买自行车时,学校机器再一次选择牺牲个体的梦想,成全集体的名誉。学校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不法分子,奖金被捐,“捐”本是善举,此刻却如此粗暴。
  最后一个镜头,瓦嘉达骑着自行车向公路奔去,迎着车流,她兴奋,解脱,释放。同时,广角镜头几乎使瓦嘉达和车流挤在一起,似乎瓦嘉达下一刻就会被车流刮倒。车来车往,瓦嘉达似乎并不自知,她像头出笼的小兽。
  然而,单车她究竟能骑多远。
  毕竟,“他们”开的可是汽车。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怪虾

当我们决定了孤独地上路,一切的困苦与艰辛都丢在身后,我们可以倔强地微笑,难过地哭泣,可是依然把脚步继续铿锵。

在相逢相聚又相离的日子里,不变的真情相伴,走过你与我的静默时光。

怪虾
  六个月前,我过了生命里的第十六个生日。十六岁是怎样的概念呢,我想我说不清楚。可我知道早在记不清多久的时日之前我便热切地期盼着她的到来,因为我喜欢在狭长的看不见尽头的巷子里和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一直走,就那么一直走下去。
  当到达了十六岁的彼岸的同时,我的高中生涯也度过了三分之一,没错,我上高二了,成为了一个高二的文科女生。在我把“女生”这俩个字誊写下来之前思忖了好久,我不知道该用一个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这样的我,16岁的雌性高级物种。本想写成“少女”的,可在我的潜意识里,少女就应该是夏天泉水漫过肌肤一般温柔的物种,而我不是那个集合里的一员;而“女子”或是“女孩”又让人觉得太过风尘仆仆或是乳臭未干,于是我写了女生。女生真是个可怕到极点的东西,我竟然用这么多的文字符号来谈侃一个不着边际的话题。恰恰如此,这才是个女生,16岁的女生,懂得适可而止的长舌妇。
  现在是冬天,北方的冬天总是漫长且乏味的,即便如此,我也得费尽心思地熬过一个个看似遥遥无期的日期。圣诞节的前一天,我期待收到异性给予的苹果,哪怕在原来每年的那一天,我都觉得那是一件俗不可耐的行为。可偏偏这一次,我就是那么渴望,这是十六女生该有的心思吧。那天,我着实收到了异性赠予的苹果,恰是在12点的那一刻,他并没有一个我曾想过的模样,然而我知道我爱他,一个两鬓略白的老男人。
  我爸是个老男人,在我刚有些记忆的时候就这样认为。在年幼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我爸是个超人,因为我爸会魔法,会好多的魔法。他可以变出我喜欢的洋娃娃,然后看着我连梦呓时都不肯松手的样子“咯咯”地笑,直到我被他的笑声吵醒哭啼,我爸就无奈又尴尬地走开让妈妈来收拾残局。爸爸还会用它的魔法变好多好多奇特的魔术,任凭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也愣是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后来大抵就是在我突然长大的那个时候,我爸的魔法就突然少了,以至于我能看到魔法的周期延长了好多倍。
  我爸越来越老了,我越来越大了,同样是让太阳东升西落消磨着时光,同样是在年龄的数字上不断地加1,我长大了,而我爸老了,不一样的形容词。我大了,再也不像幼时那样是我爸的忠实信徒,我开始不断地用自以为是的理论去反驳他,我们争执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结果呢,我摔门而去,用蔑视的眼光看着我爸,大声地冲他嚷:你就是个老古董。从家刚出来,我就后悔了,后悔也不能回去呀,我的自尊心是绝对不允许的,那就往前走,看哪顺眼往哪走。后来,走倦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冷又饿。这个时候,我爸又穿上了他的超人外衣,一下就站在我面前了,我爸真像个老头了。他伸出手拽我起来,我就一下扑到他的怀里,心脏直通大脑的那根神经麻了起来,喉咙也像被石头噎到似的,没准是我爸的手摩擦得我很痛的缘故。
  中午,后排的女生突兀地问了我这么一句话,“你把初恋给谁了?”彼时,后背大片大片的汗毛竖了起来,随后,又一根一根地落了下去,我想起了那张老男人的脸。
  “初恋给了我爸。”
  我爸是个古董超人,我爸是个老男人。有一晚,做了个梦,梦到了16岁的老爸,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就像我曾想过的模样,我想我一定早就爱上我爸了。在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大概还会爱着他,一直到我闭上眼吧,嗯。

怪虾:林郑月娥视察港铁站损毁情况!

由于我对班主任印象不好,再加上我也没在班主任面前展示过自己,所以班主任对我的印象也是一般般。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班主任心目中的样子完全改变了。

怪虾

奶奶就是这样,别人不想吃的东西还要逼着别人吃。所以,我都会躲着奶奶。

对于有逆反心理的人来说,没有标语反而是好事,既然起不到作用就不如不要。

怪虾
  一
  “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桑白今天一如既往地逃了学,先把藏青色缀有碎花的书包挂在廊间的柱子上,然后跛着脚走到角落那堆散落的稻草边坐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掏出怀里的书,轻声念了起来:“……杏树开花时,雪白的枝条风中轻颤,他在诗中提及,旧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饮酒,吹箫,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
  女童的声音是温柔的,稚嫩的。阳光透过尘埃形成一束束静谧明亮的光束;风跌下树梢时有特别的短鸣;虫吟、鸟叫,开满粉紫色蚕豆花的田野间光线明亮。桑白一字一句地念下去,她年龄还小,不足以理解书中人物的哀伤,只是单单记得青衣少年在友人亡故后的酩酊大醉和喃喃自语:“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阳光晒得人头脑发昏,桑白蜷着身子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少年的一声冷哼。“错觉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样安慰自己后她便心安理得地跌入庞大瑰丽的梦境之中:棉布裙子,跃跃欲试的小兽,还有铺天盖地的大水……
  梦境是被突然打断的。
  “作孽哟,这哪家的囡娃冲犯了龙王爷,滚出去!没教养的,短阳寿的,滚出去!”桑白在老妪的责骂声中狼狈不堪地逃出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座废弃多年的祠堂居然还有人来拜祭,可疑惑归疑惑,她还得乖乖等在门口:刚刚跑得急,书还落在里面呢。
  焚香,供果子,等一切有条不紊地做好后,衣服破旧的老妪才一脸敬畏地跪下磕头,嘴里喃喃着:“龙王爷保佑,再不敢了……那么多条人命啊,遭天谴了……”桑白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她是认得这位老人的:无儿无女,独自住在村头最破落的土屋里,因为年纪太大所以脑子不清楚,整天总是神神叨叨的……家里的阿爸每次提起她时总要骂上一句“老不死的”,然后沾着唾沫数这次的木材又卖了多少钱,好像世界上除了钱便再没有什么好关心似的。
  祠堂中的神像身姿提拔,其上的彩漆早已大块大块地剥落,晦暗不明的光影投射其上,显现出某种孤寂的意味。桑白仰着头一时竟看痴了,连老妪出来都没有意识到,然后理所当然地额头又挨了重重一记:“死囡娃,莫得在这冲撞了神明,快滚家去!”她瑟缩一下,并不说话,直到老妪蹒跚着步子走远后才又溜进祠堂,捡起自己丢在稻草堆上的书,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试着去相信一下所谓的神明的存在。
  “因为,如果谁都不相信的话,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觉得寂寞吧,”这么想着的桑白便认真地朝神像拜了拜,“那么,说好了哦,神明大人,明天我还过来给您讲故事。”
  一尾粉色的小鱼倏地钻进碧色的波纹里,野猫侧卧在柏树下睡觉,神像后一片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快得仿佛一个错觉。
  二
  裙摆打褶,荷叶边,小圆领,神色疲倦的女人正在衣服的胸口处绣着金鱼图案,桑白坐在一旁,尽力不去看母亲给自己新做的裙子,哪怕它那么美。
  “阿妈,你知道村子里那个祠堂里祭祀的是谁吗?刘婆婆说是龙王爷。”刘婆婆就是那天责骂自己的老妪,桑白提起她时下意识揉了揉额头,“而且刘婆婆还说一百年前我们这里发洪水就是因为人们不敬龙王爷,惹他发怒了呢……”
  女人似是根本不在意小女孩的话,仍是垂着眉眼飞针走线,直引得桑白嘟着嘴发脾气:“阿妈,我是说真的啦,那时候刘婆婆还只有我这么大呢,她就看到了龙王爷显灵,漆黑的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然后就发洪水了……你为什么都不听我说话啊?”
  女人终于不耐烦起来:“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话?世界上哪有龙王爷,哪有神仙?我就没见到!你要是没事就去睡觉,别在这闹!”
  这种被斥责怨念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桑白耷拉着头,把手中的书翻开又合上,就是念不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并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不,也许只是单纯地看不惯罢了,看不惯大人们那副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真是的,难道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
  “喂,小丫头,今天你还要不要念书啊?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不耐烦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桑白惊得一个转身,少年的形象便直直撞进眼里:一身素色长袍,发色如墨,只用一根玄色的发带束起,眉梢上挑,瞳孔黑如曜石,不沾一丝的烟火气。他就那么懒散地抱着手看桑白瞠目结舌的表情,眼底有一丝讥诮。
  “你,你是谁?”桑白震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少年挑了下眉,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无知的人类,本大人就是你们这些蝼蚁心心念念的神明,还不下跪叩拜……”
  “我叫桑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询问时,胖爪子已经揪住少年的衣角,少年嫌恶地后退一步,却无奈这个人类小女孩没有半分敬畏神明的自觉,只好皱着眉头斥责:“大胆!你……”
  “说嘛说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你好烦。”
  谁想桑白却如同得到鼓励般地再接再厉:“木生?小白?不对,这些都不像呢,你到底叫什么嘛,不会自己都忘记了吧?”
  “闭嘴!怎么可能!”这次是“神明”绝对的恼羞成怒了。
  他是真的忘记了。在作为神明的漫长时光里,再无人唤过他的名字:在香火鼎盛的时候,那些人类都恭敬地称呼他为“稻荷神”;在门庭冷落之际,人们误把他当作龙王爷,甚至是干脆遗忘他的存在,更别提记得他的真名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在那些漫长孤寂的日子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以上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可以告诉这个卑微的人类的,死要面子的神明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假装淡定地扔出两个字:“阿诺。”
  阿诺是书中那个白衣少年的名字。
  桑白信以为真,眼睛里便愉悦地笑出花来。流云脚步轻巧,野猫蹿过草丛,平生相见欢,未觉清春迟……
  三
  阿诺不能走出祠堂一步。
  桑白为此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子,但很快就释怀:有什么关系呢?她这样问自己,然后兴致勃勃地给阿诺念书中的故事,顺便絮叨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谁家门口的月季开得有碗口大啊,谁谁家下了一窝小狗崽颜色都不一样啊,还有村子里来了赶蜂人,背的箱子和书中的魔法师一样啊……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总是棉花糖的形状。

怪虾:恐婚?伴娘抢到新娘捧花


  淡淡的朝阳从远方升起,阳光照亮矮墙上的白雪。屋檐上滴落着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款款流淌的千年运河之中。冬日,窄窄的河边小径上,三个身影在缓缓前行。漫步中,我们正在寻找……
  冬日的早晨,恬静而美好,我拉着爸爸妈妈的手,相互依偎地走在运河河畔上。耳旁婉转的鸟鸣让宁静的清晨多了一丝活跃与热闹,零星的几只小鸟在空中飞舞,时而从空中滑下,时而向天空飞去,呢喃着,嬉戏着。它们放开歌喉,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那可爱的身影在空中飞舞,在蓝天的衬托下,仿佛一幅美丽的春光图。
  跟着小鸟的脚步,我们走到湿润的泥土上,留下的脚印一浅一深,一大一小。我仔细凝视着身旁的小草:融雪过后,晶莹的水珠伏在小草上,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柔柔的。清风拂过,水珠滚动着,从草中央一直滑到草尖上,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又悄然地落下,小草上留下一串银白。我欣赏着这微小的风景,它似一阵春风拂过心田,带给我久违的清新与自然。
  如此平凡之景,只因寻找而变得美丽,变得生动,它让我发现自然的爱,感动于与自然的融合。
  突然,一群小孩从远处跑来,嬉闹着,欢愉着,他们欢快地踩着泥地上残留的雪,“咔吱”“咔吱”,身后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他们三三两两地蹲下身,抓起一大把雪,揉成团,相互投掷,蓬松的雪球砸在彼此的背上、脸上,他们相互看看衣服上一朵朵盛开的“白雪花”,却丝毫不觉得疼和冷,笑声像快乐摇动的紫风铃,久久回荡。
  如此纯真活泼的画面,让我回忆起儿时的美好时光:跳皮筋,堆雪人,放风筝,踢毽子……小伙伴之间无话不谈,没有猜忌,没有欺骗,共同分享无忧无虑的快乐。天空收藏了我们纯洁的笑脸,微风拂去了我们欢乐的笑声,小溪送去我们美好的憧憬,雪地融化了我们活泼的天性。童年的生活就像细管里吹出的五彩泡泡,像沙滩边独一无二的贝壳,长大后,我们再次仰头欣赏,再次提篮寻找,才幡然领悟到,美好的日子已离开我们好久、好久。
  不知曾几何时,童年成了遥远,嬉闹成了回忆。如今的我,再也不能在暖阳下,美美地舔着棒棒糖,抚摸小猫咪暖暖的身子;再也不能偷戴爷爷的老花眼镜去寻找蜗牛留下的痕迹;再也不能去踩水坑,让溅起的水花打湿美丽的花裙子;再也不能……取而代之的,是繁重的学业,是厚重的书本,是鼓鼓囊囊的书包。伙伴之间不再亲密,“同学”一词又把我们推得好远,彼此之间似乎又变得陌生。“竞争”“淘汰”“考试”这些生硬的词语千百次地挤进我们的头脑,充斥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感到疲惫。生活麻痹了我们,使得我们的嘴角难以微微上翘,眼睛难以闪烁儿时的光彩。眼前的一幕,让我感到很矛盾,既欣喜眼前小孩嬉雪的场景,又担心他们长大之后会成为第二个“我”。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钱少不能买,买回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扎呀扎起来……”遐想之时,耳旁又传来了老爷爷老奶奶的歌声,他们正用独特的戏曲腔调歌唱生活,歌唱自然;以特殊的戏剧表演表达心情,表达情感。瞧!他们的剑舞静若伏虎,动如飞龙;他们的太极打得稳健有势;他们的腰鼓敲得欢腾热闹;他们的集体舞跳得节奏明快。运河两岸洋溢着老年人们幸福、自足的笑意,真可谓“夕阳无限好”啊!偶有一位老人哼着京剧,悠闲地踱着步,那振奋激昂、抑扬顿挫的旋律,那精神矍铄、惟妙惟肖的姿态,给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又抹上了一层厚重的历史沧桑感。
  顺着这京剧的声音向前走,在运河的近水平台上,一对老夫妇相互搀扶着,阳光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他们缓缓地走过一座又一座石桥,正如他们走过的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和着微润的河风,带给他们的是一段又一段幸福的回忆。此时,太阳四周闪耀着美丽的光环,正如一枚充满爱的戒指。
  在美丽的朝阳里,幸福因这对老夫妇而弥漫开去。爸爸和妈妈抱着我,我发现原来幸福就是如此简单。它也许只是贴心的呵护,耐心的倾听;也许只是温馨的陪伴,轻声的问候;也许只是回眸的微笑,转身的面容。它不需要金钱的过分堆砌,虚伪的华丽包装,只要简简单单,纯洁暖人就好,而这也正是亲情的根本所在吧!我们常说家是温馨的港湾,是风雨之中的避港,是起航前的滑行道,的确,家的概念就是充满爱与亲情的地方。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它,一生都将陪伴它,既从中获取幸福,又给予它幸福;既为受者,又为施者。然而,如今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冲淡了亲情的清香,让我们难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因清晨的漫步而有所触动,觉得能就这样陪同父母一起慢慢地走,很好,很温馨。我真希望一生都能陪父母漫步,直到永远。
  清晨的恬静,一幅幅温馨的画面,让我深深陶醉其中。多久没有这样静静地陪父母散步了?多久没有这样亲近自然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出现了。是啊,现代化的生活里,我们拥有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太多。生活就像一架天平,左边是金钱、物质、名利、虚荣,右边是亲情、友情、感恩、奉献,起初天平是平衡的,但随着欲望的膨胀,人们开始擅自移动砝码,为物质牺牲快乐,为金钱牺牲幸福,彼此之间只剩下赤裸裸的金钱利益关系。我不敢想象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如何能把自己转变成一个没有情感,不会表达的冷血动物。我想起了《项链》中的女主人公,为了一场贵族的舞会,为了一条丢失了的假项链,为了展现自己一瞬的光彩耀人,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虚荣,竟付出了大半辈子的时光。美好的青春。如今的人们正在演绎着她的旧路,在琐碎的市井生活中,无限地满足自己的欲望,膨胀着自我的虚荣,他们的表情已不再丰富,心灵充斥着浮华。当人们放弃所有精神上的慰藉的时候,这架生活的天平已承载不了重物,将永远失衡。而这当中的孰得孰失,就只有我们自己最为清楚。
  我漫步于古运河畔,欣赏千年运河的风采。试想倘若没有了水的滋润,青荷便不再纯洁,柳条便不再婆娑,就连阳光也不再灿烂,而我们的生活正是少了运河水的纯净与透彻,少了那一份澄明和洁净。
  溯游历史长河,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带给我们生活的启示。
  我欣赏陶渊明的归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如此恬然质朴的躬耕生活,简单又不失乐趣,纯朴又不失淡雅。朝与晨阳、翠鸟相伴,暮与夕阳、明月相随,将身心与自然融合在一起,远离尘世的喧嚣。生活在这样自然、率真的生活意境之中,并拥有一种超脱世俗的思想,陶渊明真正达到了“大隐于市”的境界。怪虾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你啊!”

怪虾:挣钱少愧见家人

但是,刚一下课,名字就残缺不全了,林晗只剩晗了,翁文辰杰的姓没了,卢瓦特变成了瓦特。这都是满肚子怒火的林晗干的。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无人作战第1方队,美军F22紧急拦截!,最低温度跌至个位数!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