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爱雍容华贵的牡丹,有人爱婀娜多姿的月季,有人爱傲霜斗雪的菊花,而我却爱那亭亭玉立的莲花。
  曾几何时,莲花的映日别样红令我欣羡,天然雕饰的美丽使我欢喜,超凡脱俗的韵致让我肃然。我喜爱陆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缕缕清香,喜爱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丝丝闲适,但更喜爱“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的怡人心醉。
  夏季的早晨,薄雾朦胧。我伫立在荷塘边,听青蛙在莲叶间或独唱或合唱的歌声,听荷塘边树上传来啁啾的鸟啼和一两声蝉鸣。闻着荷塘里醉人的香气,看着朵朵洁白的莲花盛开在满塘墨绿的莲叶中间,谁会想到这曾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时遭受过冰雹摧残的荷塘?那场令人心悸的冰雹打坏了新莲,打碎了大家的心情。但是经过了那场灾难,满塘的莲花却仍然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呼吸着莲的暗香,欣赏着晨光中莲花的妩媚,你会发现莲那一股顽强的生命力。
  薄雾消散殆尽,我发现一颗颗晶莹的露珠,闪着光泽,紧紧地贴在莲花上,似乎只有那儿才是它们心灵的唯一依靠。我的心不禁震颤了一下。
  月光柔和,莲影袅娜,微风中又飘来淡淡的清香。月光下的我,犹如莲花一般清纯,飘着满溢芳香的年华;犹如莲花一样深情,披着梦幻如画的轻纱。月光下的我,已经告别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成长为一名亭亭玉立的中学生了。看着莲花,我总感觉自己身上似乎缺少了些什么。片刻之后,我感到莲花似乎就是为我而存在,为我而等待了上千年,今天终于找到了我!
  整篇文章文气贯通,语言畅达优美,字里行间洋溢着作者对荷花浓浓的喜爱之情。作者写莲花,联想自然贴切,从动情点入手,自然文思泉涌,灵感迭生,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小作者善于展开丰富的想象,虚实结合,内容摇曳多姿,形散而神不散。文章借景抒情的特色,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指导老师:李仰臣)" />

全国多地景区游人如织!

航拍亚马逊雨林遭砍伐景象!

excel加减乘除:亚马孙雨林大火持续

2019年10月22日 13:32

放学了!亦雪和凌风都回家了!ge哥凌风在床上上着QQ,亦雪打开QQ好友都在线,有yi个叫守翼天使的要加亦雪,她同意了!高兴的与这位男孩聊了起来!亦雪哪知道这位守翼天使就是哥哥! 
  聊了一个多小时,亦雪困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去哥哥房间! 
  "哥,我睡不着!” 
  “哦?你竟然hui睡不着!是不是今天玩的太疯了?” 
  “才不是来!今天都无聊死了!” 
  “汗…” 
  “在这个学校里,我的朋友都被爸爸断完啦!没人和我在一块!” 
  “恩!” 
  “我想转学呀!” 
  “不会吧???刚转完又要转!!!” 
  “额~” 
  亦雪跳到哥哥的床上,挠他痒痒! 
  “I 服了 YOU!” 
  "o(∩_∩)o…哈哈” 
  “爸!” 
  "现在来有什么事啊?” 
  “o(∩_∩)o…,知我者老爸也!我想转学…” 
  “你哥同意了没?” 
  “当然,同意了!” 
  “行,你想转哪儿?” 
  “转到晨晨(亦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那儿!” 
  “晨晨啊!这孩子不错,可以!” 
  “谢谢老爸!” 
  亲一口!!! 
  “爸,我也有要求!” 
  “说吧!” 
  PS:这几天寒假,我一直都在努力写作业,一直都没发~在这段期间,我会尽力挤出时间写的!原谅一下~


  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将露水染上层层金黄,当八月的第一朵花在薄雾未尽的花园中悄悄绽放,当初升的朝阳在彼此的脸上蒙上淡淡红霜,青春又迈着轻快的步子zou进这灿烂的季节,我们激动,我们彷徨,我们兴奋,我们期望。
  青春,战“痘”时
  “妈妈,快过来。”我刚进家门就扔下书包,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没空,烧饭呢!”妈妈的叫声从“锅铲进行曲”的夹缝中挤出来。“那我怎么办啊,又长了一颗痘痘,还在鼻尖上,叫我怎么见人哪!”“谁让ni不听我话,叫你不要吃辣的,偏不听。”妈妈终yu在围裙上蹭着手从厨房走出来。“你想想办法啊!”“我有什么办法,中午就吃点蔬菜吧,其他的就免了。”“那你再去商场给我买一瓶消痘水啊!”“下午有空再说吧!”“哎呀!求你啦,一定要去啦!”……锅铲的“斗殴”声再次将我的恳求淹没。中午,可怜巴巴的我只好将筷子伸向那一碗菠菜,为了自己,我会奋“痘”到底的,加油!
  青春,追星时
  “F4可真帅!”“哪里,还没周杰伦有型呢!”“听说《流星雨》要拍第二部了?”“真的?太棒了……”课间,大家又兴致勃勃地谈论起来。一会儿这个说:“谢霆锋的歌不怎么好听。”一会儿那个又说:“容祖儿唱歌好听,但我觉得她不漂亮。”一会儿一个女同学说:“王力宏上次来开演唱会真够范儿。”一会儿一个男同学说:“尹恩惠长得真漂亮……”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语,直到上课铃催个不停,才依依不舍地回到zuo位。
  青春,奋斗时
  课堂上,安静到只听见纸笔摩擦的声音。夜深了,那盏明亮的灯光依旧亮在窗前。“嘿,帮我看一下,这道题该怎么解?”“我也不会,咱们去问老师。”“笔记借我参考一下吧!”“唉,今天又要破费买本书啰。”现在,听到geng多的,是大家在讨论关于怎样学习的事情,书桌上那一摞一摞的辅导书,笔管内那三天换一根的笔芯,办公室进进出出向老师请教问题的身影,无不证明——青春,我们在奋斗。
  当夕阳的余晖收敛了最后一丝光芒,当最后一片花瓣散发出泥土的芳香,当月光照亮了前方的路,让我们抬头走向远方,青春终有向我们挥手告别的一天,所以,朋友,珍惜青春吧!
  作者选取了契合青春的三个角度,巧妙、精当地勾勒出了时下中学生的学习与生活。小标题的设置,既使文脉清晰,文意凸显,也以“时态”形式生动展露出“青春的细节”,使形式和内容自然和谐地得以统一。本文的亮点还体现在对语言的描写上,人物语言活泼风趣,彰显个性,令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指导老师:薛海潮)excel加减乘除【4.魔fa大战】 
  “谁?”安静惊慌失措de喊了一声。 
  “呵呵,是我呀。安静,你忘了,公交车上…··”没等那个神秘的女生说完,背后就出现了一位高贵优雅的那个女生。可烨嘴唇微微一翘,满腹狐疑的说了声:“你们来干什么?小心我们的魔法喔。”那个神秘女生好象没有在意和他说话的可烨,反而对微笑和姚柳社很感兴趣。她摸了摸微笑的下巴,昂起头来像个威风鼎鼎女神。然后轻轻地说:“你们很不错,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做我的手下。到时候我可以给予你们属于我们暗夜独一无二的黑暗能量……”安静打断了她的话,“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哼哼,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好吧,我是叶紫,你一点也不像我的忠诚手下——她是幻。今天我们是来找你协商的,如果你们愿意和我们结合。那么就可以一起联起手来通知全世界,到那时……”没等叶紫说完药柳社就立刻反驳了她,“你这个大魔怪,你的心思谁不知道。说是和我们一起统治世界,实质上是利用我们,帮你干完所有事之后,你自己不就得逞了么?你的话谁信啊,有本事来大战一场啊?”她的话还没说完,微笑就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嘀咕着:“咱么的魔法刚添加过,而且是安静和静儿的魔法的几分之几呢!怎么打的过这个能量充足的幻,更何况这个‘千年老魔”?”在一旁的安安暗暗地说,“你错了,微笑。在我们的魔法世界里,凡是被接受过精灵能量的物体或者生物,两份以上的能量,就会积聚成能量环。这个能量环的意思嘛……”“原来如此啊,是不是能量环就可以形成一份能量很多的情况?明白了。等等,这个……,那个……”微笑无休无止地一遍一遍地问着。这是天已经黑了,零零星星,星星点点的安安在一旁很无奈地说,“你这样说下去怎么让我给你解释嘛!”“别吵了,你们快看叶紫!她,她。”姚柳社吓得大惊失色,吞吞吐吐地说。“既然你们这么不识相,那么,呵呵。”她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接着转为恐怖的哈哈大笑。 
  “唰——”太不可思议了,叶紫竟卷起一股紫风,缓缓地旋转着,慢慢的升到了空中。紫色的风团射出的万丈光芒令人睁不开眼。                 叶紫和幻万万没想到,在一边躲躲藏藏的安静和她的同伴们早已做了准备。 
  “能量结合!”大家一起汗,这安安和静儿的魔法怎么?都目光喷火的怒视着安安和静儿,静儿急中生智,说:“我知道问题的根源了!”然后转向安安,“我们一起来试试啊。”“幻彩魔术!”一刹那,大家的魔法生效了,每个人激活魔法后得到了一次变身的机会。 
  安静打了个响指,一道黑光圈飞速的环绕了安静身体一圈后,安静就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色mo伊裙,手拿红色桃心魔法棒的小精灵。可烨和可肖变成了两个黑色服饰,手拿白色和蓝色指挥棒一样的魔法棒。“微笑,柳社该你们了。咦?微笑和柳社呢?” 
  “不好了,安静…··”安安喝了一大口水“那个可恶的幻,趁着你们在变身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微笑和柳社嘴给捂住,带走了。静儿去追了,她让我回来报个信。”又唯唯诺诺地说“但你们知道,以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击败门口的守护兽……”“我们一起走,不论我们的朋友在什么地方,都要把他们找出来!”…… 
      【 安静和他的伙伴们该怎么如法炮制呢?】 
      【 精 彩 待 续   不 容 错 过   】   


  辛弃疾,既是文人,又是武将,既是hao迈奔fang的词人,又是上阵杀敌的勇士。他是历史上极为shao有的人,在抗金的战争中,他无疑是一个壮志未酬的战士,但在文学的长河中,他无疑是千百年才铸就的一位大师。
  他本该在战场上驰骋,气吞万里,马革裹尸。而他却来到了南方,代替他手中钢刃的,只是一支软软的毛笔。朝廷收取了他的平戎之策,只换给他“种树书”的权利。在这样的环境下,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可辛弃疾却将满腔豪情,倾泻到了zi己的笔下。于是,他涅槃了,仿佛浴火重生的凤凰,成为了一个不一样的辛弃疾,成为一个千古不朽的辛弃疾。
  ye许,正因为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他才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格吧,以至时隔千年,我们还能听到金戈之声,铁马之威。也许正因为这样,才有了“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才有了“把wu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才有了“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的悲凉吧!应该说,辛弃疾在经历了风雨洗礼后,已不再是用笔来写词,而是用刀削,用斧砍,用剑刺,这才造就了他的文章,这才使他吐出的每个字都有了金石之声。
  就如同板块碰撞一般,辛弃疾在历史交替的巨响中诞生了,他经历了大起大落:金人的铁蹄,朝廷的软弱;民族的悲泣,人民的呐喊;文字的奔涌,情感的波澜;生死的锤炼,战火的洗礼;国破的悲痛,家亡的愤懑……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定格,在他的心中升华,在他的脑海里翻滚,终于练就了他的铁骨,他的词风,他的人格。只有这样的反复捶打、撞击,才铸就了他的传奇。也只有生死考验,情感波涛,才使金戈铁马壮其词威,刀光剑影造其词势,才让他的笔下流出了排山倒海的气势。
  我读辛弃疾,读出了他的豪放,又读出了他的细腻;读出了他的雄心,又读出了他的凄凉。在历史的长河中,他是唯一,在文学的波涛中,他依旧是唯一。无人可替代,无人可比拟。也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造就这样的辛弃疾。他跨越了千年的沧桑,向我们走来;裹挟着剑气,又带着那忧伤,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
  (指导老师:朱 光)excel加减乘除【4.魔法大战】 
  “谁?”安静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 
  “呵呵,是我呀。安静,你忘了,公交车上…··”没等那个神秘的女生说完,背后就出现了一位高贵优雅的那个女生。可烨嘴chun微微一翘,满腹狐疑的说了声:“你们来干什么?小心我们的魔法喔。”那个神秘女生好象没有在意和他说话的可烨,反而对微笑和姚柳社很感兴趣。她摸了摸微笑的下巴,昂起tou来像个威风鼎鼎女神。然后轻轻地说:“你们很不错,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做我的手下。到时候我可以给予你们属于我们暗夜独一无二的黑暗能量……”安静打断了她的话,“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哼哼,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好吧,我是叶紫,你一点也不像我的忠诚手下——她是幻。今天我们是来找你协商的,如果你们愿意和我们结合。那么就可以一起联起手来通知全世界,到那时……”没等叶紫说完药柳社就立刻反驳了她,“你这个大魔怪,你的心思谁不知道。说是和我们一起统治世界,实质上是利用我们,帮你干完所有事之后,你自己不就得逞了么?你的话谁信啊,有本事来大战一场啊?”她的话还没说完,微笑就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嘀咕着:“咱么的魔法刚添加过,而且是安静和静儿的魔法的几分之几呢!怎么打的过这个能量充足的幻,更何况这个‘千年老魔”?”在一旁的安安暗暗地说,“你错了,微笑。在我们的魔法世界里,凡是被接受过精灵能量的物体或者生物,两份以上的能量,就会积聚成能量环。这个能量环的意思嘛……”“原来如此啊,是不是能量环就可以形成一份能量很多的情况?明bai了。等等,这个……,那个……”微笑无休无止地一遍一遍地问着。这是天已经黑了,零零星星,星星点点的安安在一旁很无奈地说,“你这样说下去怎么rang我给你解释嘛!”“别吵了,你们快看叶紫!她,她。”姚柳社吓得大惊失色,吞吞吐吐地说。“既然你们这么不识相,那么,呵呵。”她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接着转为恐怖的哈哈大笑。 
  “唰——”太不可思议了,叶紫竟卷起一股紫风,缓缓地旋转着,慢慢的升到了空中。紫色的风团射出的万丈光芒令人睁不开眼。                 叶紫和幻万万没想到,在一边躲躲藏藏的安静和她的同伴们早已做了准bei。 
  “能量结合!”大家一起汗,这安安和静儿的魔法怎么?都目光喷火的怒视着安安和静儿,静儿急中生智,说:“我知道问题的根源了!”然后转向安安,“我们一起来试试啊。”“幻彩魔术!”一刹那,大家的魔法生效了,每个人激活魔法后得到了一次变身的机会。 
  安静打了个响指,一道黑光圈飞速的环绕了安静身体一圈后,安静就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色莫伊裙,手拿红色桃心魔法棒的小精灵。可烨和可肖变成了两个黑色服饰,手拿白色和蓝色指挥棒一样的魔法棒。“微笑,柳社该你们了。咦?微笑和柳社呢?” 
  “不好了,安静…··”安安喝了一大口水“那个可恶的幻,趁着你们在变身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微笑和柳社嘴给捂住,带走了。静儿去追了,她让我回来报个信。”又唯唯诺诺地说“但你们知道,以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击败门口的守护兽……”“我们一起走,不论我们的朋友在什么地方,都要把他们找出来!”…… 
      【 安静和他的伙伴们该怎么如法炮制呢?】 
      【 精 彩 待 续   不 容 错 过   】   

excel加减乘除:13名船员获救!

盘古倒下了,四肢为极,双目为日月。而我,是一滴眼泪,是盘古的悔。千bai年来,为了完成他的遗愿,我化身江河,凝望世间,一直一直静静的等侯…… 
  长云,孤帆,光如白链。“风萧萧兮易水寒……”我听着江畔孤高的yin唱,有种窒息的心痛。荆轲拔剑,郑杯,仰天长啸,那野兽般的嘶吼像他的决心一样坚定,那么固执。我忽然想起盘古的话,惊浪沉舟,我要阻止他:秦王结束的是战争,为何不曾想到这些,改变ni的态度,抛弃你的愚忠,或许你将会是世之良将。”他不顾,沙掩孤影。易水可暖,sheng命却只是流水啊。 
  狂风,残阳,长亭映血。“力拔山兮气盖世……”忆昔那个雄姿英发的青年,而今他雄壮的歌声中却满是悲切。项羽凝望着他,看他满脸泪水,想起盘古。我把小舟推至他的脚边,我要帮助他:“上来吧,到你的故xiang,重建你的霸业。”忽然,风卷战袍,他扬起的长剑白光让我有一瞬间的恍眼。然后,血色的夕阳下,半江红艳,绝望的红……如果你能改变你的想法,如果你能渡江,或许历史上就不会有汉朝了。 
  轻风,明月,夜如白昼。没有歌,没有声音,只有身着一缕白袍的男子失魂落魄。宫刑之耻,帝王的荣辱与他何干。江水映出他的消瘦,眼,黑得让人恐惧。他纵身一跃,泪融江水。我想起盘古,我让声音光如他的双耳:“父亲遗命,你的志向,要抛弃吗?你的手能写史,你的腿能访古,世事只在于自己的看法。”白浪把他卷至江边……许多年后,他,司马迁,来到江畔对我说:“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手里他的《史记》。我颤抖,因为喜悦,因为激动……我成功了! 
  盘古对我说:“请帮助我的子民,不应像我,迷惘于几千万年ding天立地的寂寞。其实我只要改变一下想法,只用一半的生命肩负天地,创造的世界或许会更美……excel加减乘除长在塞纳河边... 
美丽的xiang水薄荷...  
与我一起长大... 
它的香气...我的心情... 
在带ci的玫瑰旁...生长... 
 
 
 
从没有蝴蝶,mi蜂地到来... 
只是自己在成长... 
悄悄的...漫漫的...从没人夸它香...只有玫瑰是那么吸引... 
只是葙水薄荷...... 
一个人... 
独自的... 
生长...


  桑岩和同学去爬山,出了点小事故,左腿小腿骨折了,在骨科医院治疗。
  这是桑岩长这么大第一次因伤住院,看望的人络绎不绝,带着各种营养品和水果。我和老公也轮流值班陪着他,每天想办法给他做ke口的饭菜。
  家境富足,这个时候更想让孩子享受到好的照顾。
  那天中午,我开了车从家里带着煲好的冬瓜排骨汤赶到医院时,病房里很安静,只有桑岩在,老公在我快到时赶回去处理公事了。
  我把冒着热气的排骨盛出来,这是桑岩从小最爱吃的,每天都吃不厌。dan这次,他却没有表现出我熟悉的热情来,只是看了一眼,然后说:“妈,以后你别给我送饭了,我想吃医院的饭菜。”“怎么了?”我有些诧异,“医院的饭菜做得那么粗糙,哪有家里的可口?”
  桑岩却并不回答我,又说:“你也别让那么多叔叔阿姨带着东西来看我了,好吗?”
  我有些愣怔,看着他——我在这个13岁男孩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柔软的忧伤。
  我qing轻问他:“告诉妈妈,为什么呀?”
  桑岩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指指pang边的床位:“因为我不想让那个哥哥心里难受。”
  桑岩旁边的床位,有个比他大两三岁的男孩,小腿粉碎性骨折,已经住院半个多月了。我不知道桑岩为什么会这么说,于是我问:“哥哥为什么会难过?”
  “因为……”桑岩说,“你知道吗?他没有妈妈,他爸爸在工地上班,没有时间照顾他,工地上的人有空就轮流来陪他,但是没有人给他带好吃的,他只能吃医院的饭。妈妈你看,他的柜子里面都是空的,连一盒牛奶都没有。可是你们什么都给我mai,他看了,心里一定会难受的。以后我和他一起吃医院的饭,我陪着他,他就不难过了……”
  我的心也不由得柔软起来,因为这个13岁男孩的善良。这些天,我只顾着他,心疼他的伤,担心着他的恢复,全力以赴地照顾他,却忽视了他旁边那个受伤的少年和他的处境、他的感受。我忽视了我们对桑岩如此丰富的宠爱,会让同样在病痛中孤单的男孩更加孤单,或者会自卑、伤感……桑岩一定是捕捉到了他的目光,那目光中一定流露出了这样的感受。
  可是,我还是不愿意因此委屈儿子。于是我说:“那以后我多做一些,你和那个哥哥一起吃好吗?你的那些东西,也可以分一些给哥哥……”
  “不好。”桑岩打断我,“妈妈,这样他会觉得我们是可怜他,我不想那样做,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要别人可怜。妈,你就让我吃医院的饭吧,挺好的。”
  我的视线忽然就模糊了,然后,我伸出手轻轻拥抱了儿子。我很惭愧,我在这一刻看到了我的自私和狭隘,已经是成年人、受过高等教育的我,对于善良的感知还不如一个13岁的孩子。
  桑岩还不懂得太多大道理,甚至不谙世事,但是他本能地知道:善良就是不在病痛面前炫耀健康,不在贫穷面前显示富有,哪怕只是在一顿简陋的饭菜面前,也要隐藏手中的美味和丰盛。
  那么,我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他的善良呢!
  (周晓瑜 选自《小小说月刊》,2013年第3期)excel加减乘除
  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将露水染上层层金黄,当八月的第一朵花在薄雾未尽的花园中莕a恼婪牛背跎某粼诒舜说牧成厦缮系焖啻河致踝徘峥斓牟阶幼遤in这灿烂的季节,我们激动,我们彷徨,我们兴奋,我们期望。
  青春,战“痘”时
  “妈妈,快过来。”我gang进家门就扔下书包,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没空,烧饭呢!”妈妈的叫声从“锅铲进行曲”的jia缝中挤出来。“那我怎me办啊,又长了一颗痘痘,还在鼻尖上,叫我怎么见人哪!”“谁让你不听我话,叫你不要吃辣的,偏不听。”妈妈终于在围裙上蹭着手从厨房走出来。“你想想办法啊!”“我有什么办法,中午就吃点蔬菜吧,其他的就免了。”“那你再去商场给我买一瓶消痘水啊!”“下午有空再说吧!”“哎呀!求你啦,一定要去啦!”……锅铲的“斗殴”声再次将我的恳求淹没。中午,可怜巴巴的我只好将筷子伸向那一碗菠菜,为了自己,我会奋“痘”到底的,加油!
  青春,追星时
  “F4可真帅!”“哪里,还没周杰伦有型呢!”“听说《流星雨》要拍第二部了?”“真的?太棒了……”课间,大家又兴致勃勃地谈论起来。一会儿这个说:“谢霆锋的歌不怎么好听。”一会儿那个又说:“容祖儿唱歌好听,但我觉得她不漂亮。”一会儿一个女同学说:“王力宏上次来kai演唱会真够范儿。”一会儿一个男同学说:“尹恩惠长得真漂亮……”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语,直到上课铃催个不停,才依依不舍地回到座位。
  青春,奋斗时
  课堂上,安静到只听见纸笔摩擦的声音。夜深了,那盏明亮的灯光依旧亮在窗前。“嘿,帮我看一下,这道题该怎么解?”“我也不会,咱们去问老师。”“笔记借我参考一下吧!”“唉,今天又要破费买本书啰。”现在,听到更多的,是大家在讨论关于怎样学习的事情,书桌上那一摞一摞的辅导书,笔管内那三天换一根的笔芯,办公室进进出出向老师请教问题的身影,无不证明——青春,我们在奋斗。
  当夕阳的余晖收敛了最后一丝光芒,当最后一片花瓣散发出泥土的芳香,当月光照亮了前方的路,让我们抬头走向远方,青春终有向我们挥手gao别的一天,所以,朋友,珍惜青春吧!
  作者选取了契合青春的三个角度,巧妙、精当地勾勒出了时下中学生的学习与生活。小标题的设置,既使文脉清晰,文意凸显,也以“时态”形式生动展露出“青春的细节”,使形式和内容自然和谐地得以统一。本文的亮点还体现在对语言的描写上,人物语言活泼风趣,彰显个性,令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指导老师:薛海潮)

excel加减乘除:储备猪肉投放3万吨!


  他,被贬了!
  一纸圣谕便让他离开了纸醉金迷的京都。此后,“历典八州”“身行万里半天下”,他的人生注定要在羁旅中度过。
  然而,他曾是少年成ming的才子,才华横溢,一时骅骝长嘶,奋蹄蹴地,有随风飞驰、征服四野八荒之势。面对那蝇营狗苟的官场,他bu平则鸣,针砭时弊,“如蝇在食,吐之方快”。他的名士本色,坦直无畏的言论触怒了朝中小人,于是,不可避免地,乌台诗案的清流褪去了往昔所有的繁华,突如其来的落差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曾因博得欧阳修“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的赞美,享誉文坛;他曾因赢得仁宗“今日为子孙得两宰相”的称许,前程万里。然而此刻,他只能住在破旧的定慧院感叹“拣尽寒枝不肯栖”。于是,他彷徨了,悲伤了,迷茫了。他将自己的心灵囚禁在昏暗的小屋里,不见天日。
  而那天,当他推开了那扇陋室的敞窗,刹那间,他发现自己的周围不仅只是茅椽蓬you,瓦灶绳床。那窗外,是江南的胜景。
  那一刻,他醒悟了。那一刻,他为自己的心灵打开了一扇窗。
  于是,我们看见了白日与渔樵为伍,夜晚泛舟赤壁的他;我们看见“睡听晚衙无一事,徐徐。读尽床头几卷书”的他。他亲shou搭起一间小屋,开垦几畦菜园,吃着“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的东坡肉,乐享人生。
  这就是他——苏轼,一位旷世豁达、随遇而安的人。
  有道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让我们以淡然的微笑处之,试着学学东坡,为自己的心灵打开一扇窗,做缥缈的孤鸿横渡人世悲欢;做飘然的智者,舍弃蜗角虚名;做世外高人,斜睨人生沉浮;做红尘过客,留下千古风流。
  (指导老师:朱 光)excel加减乘除盘gu倒下了,四肢为极,双目为日月。而wo,是一滴眼泪,是盘古的悔。千百年来,为了完成他的遗愿,我化身江河,凝望shi间,一直一直静静的等侯…… 
  长云,孤帆,光如白链。“风萧萧兮易水寒……”我听着江畔孤高的吟唱,有种窒息的心痛。荆轲拔剑,郑杯,仰天长啸,那野兽般的嘶吼像他的决心一样坚定,那么固执。我忽然想起盘古的话,惊浪沉舟,我要阻止他:秦王结束的是战争,为何不曾想到这些,改变你的态度,抛弃你的愚忠,或许你将会是世之良将。”他不顾,沙掩孤影。易水可暖,生命却只是流水啊。 
  狂风,残阳,长亭映血。“力拔山兮气盖世……”忆昔那个雄姿英fa的青年,而今他雄壮的歌声中却满是悲切。项羽凝望着他,看他满脸泪水,想起盘古。我把小舟推至他的脚边,我要帮助他:“上来吧,到你的故乡,重建你的霸业。”忽然,风卷战袍,他扬起的长剑白光让我有一瞬间的恍眼。然后,血色的夕阳下,半江红艳,绝望的红……如果你能改变你的想法,如果你能渡江,或许历史上就不会有汉chao了。 
  轻风,明月,夜如白昼。没有歌,没有声音,只有身着一缕白袍的男子失魂落魄。宫刑之耻,帝王的荣辱与他何干。江水映出他的消瘦,眼,黑得让人恐惧。他纵身一跃,泪融江水。我想起盘古,我让声音光如他的双耳:“父亲遗命,你的志向,要抛弃吗?你的手能写史,你的腿能访古,世事只在于自己的看法。”白浪把他卷至江边……许多年后,他,司马迁,来到江畔对我说:“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手里他的《史记》。我颤抖,因为喜悦,因为激动……我成功了! 
  盘古对我说:“请帮助我的子民,不应像我,迷惘于几千万年顶天立地的寂寞。其实我只要改变一下想法,只用一半的生命肩负天地,创造的世界或许会更美……

excel加减乘除:山东寿光降雨未停弥河漫堤


  小时候刚学会走路,在泥土的田埂上不知摔了多少跤,我趴在地上,哭着,等大人来扶,却看见一些虫儿排着队赶来参观我,还有的趁热研究我掉在地上的眼泪的化学成分。我“扑哧”一笑,被它们逗乐了。
  xian在,在钢筋水泥浇铸的城市里,你摔一跤试试,你跌得再惨,你把身子趴得再低,也决然看不见任何可爱的生灵,唯一的收获是疼和骨折。
  即使你在田野里追赶一只老鼠,也能到达一首诗的附近——离老鼠洞不远,是被野草掩护的蛐蛐的琴房,它们正在演奏《诗经》里的某个曲调。
  菜地里的葱一行一行的,排列得很整齐很好看。到了夜晚,它们就把月光排列成一行一行;到了早晨,它们就把露珠排列成一行一行;到了冬tian,它们就把雪排列成一行一行。那些爱写田园诗的秀才们看见了,就学着葱的做法,把文字排列成一行一行。后来,我那种地的父亲看见书上一行一行的字,问我:“这写的是什么?为啥不连在一起写呢?多浪费纸啊?”我说:“这是诗,诗就是一行一行的。”我父亲说:“原来,你们在纸上学我种葱哩,一行一行的。”
  你听过豆荚炸裂的声音吗?那是世上最饱满、最幸福、最美好的炸裂声。所以,我从来不放什么鞭炮和礼花,那真有点儿xu张声势,一串剧烈的爆响之后,除了丢下一地碎纸屑和垃圾等待打扫,别无他物,更无丝毫诗意。
  那么,我怎样庆祝我觉得值得庆祝的时刻呢?我的秘密方法是:来到一个向阳的山坡,安静地面对一片为着灵魂的丰盈和喜悦而缄默着天真嘴唇的大豆啦、绿豆啦、小豆啦、豌豆啦、红豆啦,听它们那被太阳的一句笑话逗得突然炸响的“噼噼啪啪”的笑声,那狂喜的、幸福的炸裂!美好的灵感,炸得满地都是。诗,还用得着你去冥思苦想吗?面朝土地,谦恭地低下头来,拾进篮子里的,全是好诗。
  乡村ji寞吗?有时候是有一点的,但很快就被蛙歌填满了;蛙歌退场,寂寞降临,但很快又被及时降临的鸟声填满了;鸟声稀疏,寂寞再度袭来的日子,更多的蛙歌和鸟声同时降临了,超额填补了这并不严重的寂寞。雨填补云的寂寞,虹填补天空的寂寞,泉填补山的寂寞,鱼填补河的寂寞,燕子填补屋檐的寂寞,狗叫填补夜晚的寂寞,雄鸡扯开嗓子填补黎明的寂寞,儿子儿媳和陆续到来的孙子们填补暮年的寂寞……爷爷总是来不及寂寞,就度过了他耕读的一生。于今看来,乡村的那点古老寂寞,只是上苍自己给自己布置的作业:为时光留些空白,然后,用天籁、天物、人伦、风情去一一填满。
  屋梁上那对燕子是我的第一任数学老师、音乐老师和常识老师。我忘不了它们,我至今怀念它们。它们一遍遍教我识数:1234567;它们一遍遍教我识谱:1234567;它们一遍遍告诉我,一星期是七天:1234567。
  (张 磊 选自《广州日报》,2013年5月25日)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香港国际机场再度严重受阻!,"最长距离无人机运输",台风“利奇马”逼近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