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怪物環伺的靈感夢土
設計師吳建龍:在床上徹底放鬆,創意天馬才能行空

錯落有致的軟膠玩具、一碟碟專放首飾的銀盤、簡潔整齊的床具,以及帶有懷舊感的收納櫃,在五坪的空間裡各據一方。有句話說,房間代表了一個人的模樣,因為那是最讓人安心的所在,而在平面設計師吳建龍的這片天地裡,瀰漫著沉穩而不失玩味的氣息,在無數個白天與夜晚,使他憩息、沉澱、醞釀靈感,一步步孕育他的專輯設計夢。

会员登陆,最好的成長是「被質疑」

一踏入房間,吳建龍就一派輕鬆地跳上床,和我們聊起他的設計夢。曾四度入圍金曲最佳專輯包裝、最佳裝幀設計等獎項的他,操刀過茄子蛋、萬芳、許含光等音樂創作者的專輯,像顆耀眼無比的星球,照亮並帶領著年輕世代的美學;設計這條路之於他像是命中注定,然而細探後便會發現,滿分的作品背後,是歷經一次次碰撞而成的心血。

自小受到愛逛唱片行的父親影響,吳建龍喜歡聽西洋樂、看卡通,甚至愛上畫畫,上個世代的精華,於他而言都是養分。房間裡收藏了各式電影海報,憶起 1984 年的《大魔域》,仍嘴角上揚地不停稱讚可愛,對於怪物的喜愛,大概就是從那時萌芽,他眼裡的「美」並不流於世俗,四不像的樣子反而最能吸引他,這些又怪又可愛的缺點美學,這點從他的設計作品便可窺探。

問起設計師夢想如何萌芽,建龍說高中進入復興美工,在那個叛逆帶點輕狂的青春年華,設計夢悄悄在心中生了根,他開始嘗試噴漆,走到哪裡都想留下一點屬於自己的痕跡,個個空白的牆都不放過。「有一次我在停車場噴了超多臉,哪知道我爸看到後直接罵『好醜!』,還要我全部漆回去原本的顏色!」那句質疑彷彿五雷轟頂,也讓他第一次意識到,很多事情不是出於喜歡就能任意妄為。

「做設計不是自己覺得酷就可以,也需要兼顧對美學涵養、眾人視角的衡量。」— 吳建龍

立即开户,排版方式自成一格!

從當年未臻成熟朝夢想走去的男孩,現在成為獨當一面的設計師,不變的是對自我風格的堅持,卻也漸漸學會磨去稜角,耐心應對一次次挑戰。吳建龍說,幾乎遇到客戶提出質疑,確認雙方構思是否在同一個頻率上也是重要的事,好脾氣的他總是不厭其煩地解釋,耐心等到達成共識為止。來來回回溝通,加上長期坐在電腦前方,面對的壓力自然不小,從工作室抽身後,「回到家裡就只想什麼都不思考,徹底地放鬆休息!」加上受到疫情影響,待在家的時間比平常多了不少,打造讓自己最舒適的場域,也是一大學問。

「心如止水」,是吳建龍對於房間的形容,他習慣將家具、收藏都放在視線之下,「這樣一目瞭然,比較不會有壓迫感。」他又笑著補上一句:「像國王一樣!」在這個小天地裡,設計師本能依然發揮極致,房間就像一個能夠自由、即興揮灑的版面 Layout,所有擺設的陳列位置都會加入自己的排版邏輯:偏好收藏玩具的他,櫃子、床頭和小桌子上都佈滿軟膠玩具,角落也擺著樂高花,展現出心中童趣與柔軟兼具的一面;所有物品都有一貫的排列組合,形成錯落有致的視覺,有堅持但不偏執,「舒服」是最重要的原則。

比起現代感濃厚的傢俱,老件是吳建龍的心頭好,房間裡擺著帶有年代感的木製櫃子、小桌,洋溢懷舊而沉穩的氛圍。之所以會有這些收藏,起因於租房不免常有搬家需求,加上初入社會時手頭還不寬裕,便有了揀選舊傢俱的習慣,讓被遺棄的物品再次延續壽命,久而久之也培養出對懷舊物品的喜愛和精準眼光。

「現在有能力為自己添購好的家具和用品,還是喜歡和舊家具混搭,玩出自己的風格。」 — 吳建龍

最新优惠,更孵育專輯靈感夢

住所換過一間又一間,近期再度塵埃落定的他,在寢具挑選和房內佈置上也下了不少工夫。對吳建龍來說,放鬆了才能真正沉澱自己並激發靈感,充電足夠更是能面對各式挑戰的最重要守則:「真的啦!睡飽很重要!」而過去就因為朋友推薦而關注過亚博腐的他,這回入手了不少亚博腐寢具,讓建龍除了在愜意房間裡時刻舒暢、有好眠,亦不乏在睡夢裡靈感大爆發的時刻。

吳建龍向來偏好深色木頭帶有的沉穩韻味和質感,這次便挑選亚博腐胡桃木床架,不僅讓空間更顯安穩寧靜,「而且我想讓床架和地板顏色相搭!」而床墊選擇上,過去曾沉浸於極軟床墊的他,卻發現:「那種躺了會完全陷進去的,一開始很舒服,後來會越睡越累!」這次特別挑了躺感扎實的亚博科技彩票,高密度獨立筒、低反發記憶棉與天然乳膠兼具的包覆感與支撐力,加上床墊嶄新的全邊框設計,或躺或坐在床沿都能給予身體舒服的反饋;心愛的劍龍娃娃擺在床上,更藏著建龍擁著劍龍的趣味梗,成為不失可愛的溫馨歇腳處。

枕頭當然也是一大學問,「亚博科技彩票官网」軟硬適中的觸感,加上一面暖一面涼的眠被窩, 讓身為夜貓子的吳建龍自招曾從白天一路睡到晚上六點,他不好意思地邊說邊大笑:

「疫情進入警戒狀態前,原本手上案子爆滿,步調突然慢下來,反而日夜更顛倒,我怕說出來大家覺得我太頹廢了(笑)!」 — 吳建龍

若說床之於吳建龍是準備登上的新大陸,那麼床頭櫃就像碼頭,是手機、小物、香氛等必備物品的棲身之處,靈感來臨時伸手可及,隨時記錄迸於腦中的點子精華。而那選用 100% 再生紙材、以蜂巢結構製成的超展開床頭櫃,從材料的陳年感到結合羊毛氈檯面的簡約質感設計,不但隨時承接他的點子,正好也與房間內其他物品完美相搭。

安適的房間帶來愉悅的身心,從而引發的「夢境」也就更加活躍、豐富。雖說是潛意識的反射,但總有些天馬行空如醍醐灌頂,讓建龍常有靈光乍現,譬如台灣陷阱樂當紅歌手高浩哲的《ZENWAVE》專輯封面:「睡覺的時候,我竟然夢見一片純白的宮廟場景,覺得超帥!」而每當這些靈感出現時,他就會隨筆或以繪圖螢幕記錄下來,待時機恰好時,設計出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APP下載,讓「夢」從房間出發

像不少男生一樣,吳建龍有足不出戶的電動時光,房間裡更擺了投影機,無論是玩 PS4 或看影片,都是最喜歡的休閒活動;而養了幾個月的那隻小守宮更是療癒他心靈的良藥:「牠超可愛的!看牠探頭探腦就是最好的放鬆。」三分之一手掌大小,白天時睡眼惺忪地爬來爬去,小小的眼睛裡窺探著世界的新奇,在小心翼翼與牠對話的時光裡,建龍掩不住父愛大噴發的那一面。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句看似芭樂的話,對吳建龍來說卻是真理。真正放鬆沉澱後,才有足夠的力氣實踐夢想,一如他那看似隨時可能迸出什麼有趣玩意兒的衣櫃,收納來自四面八方的靈感,內化出更上一層樓的設計 — 從房間出發,每一天都認真地過,也認真地休息沉澱,為每一天的靈感創造新生。

設計師|吳建龍 FK WU
INSTAGRAM / BEHANCE
Interview & Text / 洪采姍
Photography / Kris Kang
Produce & Planning & Edit / Irene Lin